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考古频道 > 文化古物 > 玉器 > 正文

不朽的传说:艾叶绿与将军洞

发布时间:2014-04-03 02:05:09 来源: 寿山石文化网     
不朽的传说——艾叶绿与将军洞 不朽的传说——艾叶绿与将军洞 不朽的传说——艾叶绿与将军洞 不朽的传说——艾叶绿与将军洞

  文/蓝风

  图/福建东南拍卖

  寿山石的采掘是个流动的过程。数百年中,固然有很多新品种被不断发掘出来,却也有不少品种今日已无从得见,成为传说。比如与杜陵坑并称“四姐妹”的迷翠寮、尼姑寮、蛇匏,比如产于壋洋的鸭雄绿,而最为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艾叶绿”和“将军洞”芙蓉了。

  艾叶绿

  艾叶绿这个名字,一直是寿山石界的一桩“疑案”。《观石录》和《后观石录》中都有提及,明末进士谢在杭曾“品艾绿为第一”。谢在杭是福建长乐人,对寿山石颇有研究,还亲自去寿山游历,写下《游寿山、九峰、芙蓉诸山记》,他说的话,理应不虚。然而自明末到如今,“艾叶绿”不断见诸藏石者笔端,却无人能说清它到底属于哪个矿脉,产自哪个坑口。即使是以专业学术著称的《寿山石小志》,对艾叶绿亦语焉不详,只说:“艾叶绿,又名艾绿,清时已绝产。明谢在杭品之为寿山第一,爱其明媚也。”

  《观石录》中曾经记载过一块疑似艾叶绿的印石。

  “长庆定公:方寸一枚,碧若春草,通体艾叶小花——神品。”

  从描述来看,这枚印石是碧绿色的,而肌理中还有深绿色纹理。作者用了“艾叶”两字,显见自己心里也认为这块石头就是传说中的艾叶绿,却因为没有证据,并未明言。

  到了《后观石录》里,也许是毛奇龄先生性格更加自信的缘故,虽然开头也说过“然未见之也”,却在后面以非常笃定的态度描述了两枚“艾叶绿”石头。

  “艾叶绿二:平直横径各寸,而卧螭钮——杨玉璇制钮。绿色通明,而底渐至深碧色,独其住处稍白,则艾背叶矣。骆幼重日,骤观之,但见两螭环首掉足,蜿蜒绿波中。上半如碧玉,下半如红毛玻璃酒缾,又如西洋玻璃瓶。”

  在今日看来,无论是碧若春草的底色上遍布艾叶小花的,还是绿色深浓如玻璃酒瓶的,都再难得见了。谢在杭所指“艾叶绿”到底是哪种石头,恐怕始终都是一件悬案了。

  当下的寿山石中绿色者甚少,只有芙蓉系的绿箬通、松柏岭系的绿色二号矿和高山系的月尾绿寥寥数种。绿箬通与绿色二号矿之绿浅淡而带青意,与“艾叶”之形容相去甚远。唯有月尾绿绿色偏老,又带些赭黄味。南方人清明时节常吃一种名为“青团”的食物,其外皮为艾草汁与糯米粉和面蒸制而成,其色泽与月尾绿石几乎毫无二致。故今人常呼月尾绿为“艾叶绿”,亦不失为一趣。

  将军洞

  至于“将军洞”,则是另一回事。“将军洞”在典籍中有确凿的坑口开采记载,并被誉为芙蓉之最上品,今日矿洞遗迹仍在,与来无影去无踪的“艾叶绿”全然不同。只是芙蓉各洞口之间的品质并无特别明确的差异,致使人们难以辨别罢了。

  将军洞位于加良山顶部,开掘于清初,原名“天峰洞”。后来被某将军霸占了开采权,更名为将军洞,大量开采。乾隆年间,矿洞塌陷,将军洞芙蓉遂不再产出。

  而当下,也有一种被称为“将军洞”的芙蓉石,实际上是80年代的石农在塌陷的将军洞原址上,用现代化工具另开洞口采掘的。

  关于“将军洞”的称谓,一直有所争议。一种看法认为,只有在矿洞塌陷之前,也就是清初至乾隆年间采掘的石头才能称为将军洞,后来既然是另开了洞口,便不能再以“将军洞”呼之。这种说法在严谨性上无可挑剔,但事实上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我们既然无法分辨传世的芙蓉石中哪些是将军洞,那么便没有确凿存在的将军洞芙蓉了。

  我们将原址新采的芙蓉石命名为“将军洞”,原因有二。第一,它确实是在原址上开采的,与旧矿洞同属一脉,称为将军洞不能算是无端攀附。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石质。这批新“将军洞”芙蓉质地特别致密坚结,无论是外观还是手感,与普通芙蓉石相比都有着相当明显的优质感,这种优质感其实并不需要冠一个“将军洞”的名头才能被人们认识。如今,认可“将军洞”叫法的人越来越多,也大多是承认石质本身,而并非纠结于它被称为将军洞是否严谨吧。(来源:寿山石文化网 文/蓝风 图/福建东南拍卖 )

相关阅读将军  芙蓉  寿山石  月尾  采掘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