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娱乐资讯 > 正文

最红艺考生围巾哥落榜 脸大不上镜表演太呆板?

发布时间:2014-09-26 00:10:58 来源: 湖北招生考试网     

围巾哥落榜(资料图片)

  今年的北京电影学院(以下简称“北电”)虽然不像往年一样有明星考生,但这个群体中依然不乏媒体的宠儿。在今年2月9日北电艺考报名现场,来自湖北武汉的邓先宇成为此次考试中最受瞩目的一位,他刚走出考场,清新帅气的外形吸引了众人目光,后来有人将他的照片传到微博上,被网友疯狂转发迅速蹿红。因为戴了一条黑色围巾,他被网友誉为最帅的“围巾哥”。

  昨日,在北电表演学院三试放榜现场,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围巾哥”邓先宇。邓先宇来得很早,还没到放榜的时间,身高1.83米的他便早早地排在了看榜队伍的前列,显得十分抢眼。然而,意外的是,邓先宇在张贴的榜单上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准考证号———这意味着他并没有进入北电表演专业的三试,落榜了。面对依旧围着他的摄像机镜头,这位17岁少年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失望与失落。

  成都商报记者范筱苑北京为您报道

  没有进入北电三试

  “围巾哥”说不意外,过了才是惊喜

  邓先宇一身黑色大衣,双手插袋,依旧打着自己的招牌黑色围巾,面对记者的问题,显得淡定而从容,既没有害羞也没有拒绝。听到周围人给他加油打气后,邓先宇礼貌地轻声回答:“谢谢!希望如此。”然而,在张贴的榜单上,邓先宇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准考证号———他最终没有能够进入北电表演专业的三试。面对依旧围着他的摄像机镜头,这位17岁的少年眼神中还是诚实地透露出一丝失望与失落。

  “淡然处之吧。”对于这个结果,邓先宇说并不意外,很正常;如果过了,则是一个惊喜。邓先宇自己还是很自信,接下来还会全力以赴参加中戏和上戏的考试。

  “能邀请你做客我们一期节目吗?”北京一电视台的记者问道,邓先宇有些意外,他说自己落榜了。“没关系,反正你已经是这个圈子的人了。”随即该电视台记者向他要了电话,并鼓励了他一番。虽然面对围观,他没有表达过多情绪,走出放榜现场,这位男孩的背影还是显得有些黯然和落寞。

  坦然面对北电落榜

  不知道现在红了,接下来准备考中戏

  离北电放榜已经过去数个小时,邓先宇比刚刚得知落榜时心情好了一些,“关上了一扇门,也就开启了一扇窗。”成都商报记者昨日在北京专访了这位于这几日在网络上突然人气暴涨的“围巾哥”。

  对于落榜这个略显尴尬的话题,“围巾哥”十分坦然。邓先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还是武汉二中的高三学生,尚在备战高考阶段,他并没有对外界过多地关注,到现在也没有特别意识到自己“红了”。说起现在这种情况,邓先宇说从最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适应,但他也认为这是一种幸运,一种机遇。

  作为今年北电表演学院最吸引眼球的考生之一,他说自己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表演,“去年12月份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培训班,”他想了想,这大概就是他近18年来唯一受过的专业训练,还是利用课余时间去学习的。2月12日,邓先宇就来到了北京,借住在亲友家中,备考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接下来还会去上海备考上海戏剧学院。

  脸大不上镜表演呆板?

  淡定回应:说明我专业领悟不够深

  年纪轻轻的邓先宇说话却不似一个高中生,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他重复得最多的八个字是“宠辱不惊,淡然处之”。说到自己的劣势,他形容“就是一张等待点拨的白纸”,同时他也认为这是一种优势。无论是听到外界对于自己炒作的质疑,还是专业上中肯的点评,邓先宇都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他认为无需对网络上的流言蜚语作过多的解释,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谣言会不攻自破。

  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围巾哥”之前,曾经询问过一些北电表演学院老师的看法,他们大多表示,听说过“围巾哥”,但与网友一致呼声不同的是,专业老师认为邓先宇上镜的话,脸比较大,并且表达、表演都显得很呆板。成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将这些很直接、尖锐的问题转达给了邓先宇,没想到他听到这些专业意见后,依旧显得很淡定:“没关系,有意见才正常,说明我艺术专业上的领悟不够深。”

  邓先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现在正需要这些“尖锐”而真实的意见。他学习表演时间不够长,专业比较生疏,显得呆板的问题确实是存在的,但他不会因为这些评价放弃表演之路,“既然选择了,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艺考没有刻意打扮

  考试皆因爱电影,就是平常穿的衣服

  虽然“围巾哥”是以外表和着装而走红,但邓先宇却说自己并没有刻意着装和搭配,“也就是平常穿的衣服”,并没有在外表上花很多钱。

  邓先宇说自己一直喜欢看电影,这也是促成他参加艺考的主要推动力。他说他最喜欢的电影是《集结号》,而该片主角张涵予也是他最喜欢的男演员之一。在被问到是否有想以后合作的导演或者演员,他顽皮地笑道:“哇,这个太远了,没有想过。”说起自己在学校的成绩,他也没有害羞和支支吾吾,他说在所在的重点中学里,属于“还行”,目标是高考时“保二冲一”,即保“二本”冲“一本”。

  在落榜没有多久,邓先宇就在其微博上写道:“呵呵……结果不大好……”虽然只是简单一句,却引来700多条留言,不少网友都鼓励他继续加油。而在昨日下午5时许,这位“围巾哥”再次更新微博:“有点失落,辜负大家的期待。”

  截至昨日,邓先宇的微博粉丝已涨至4万多人,其微博简介只有简单一句:“从艺先做人”,他对成都商报记者解释,这句话是他的表演老师告诉他的:“无论干什么工作,前提是要把人这个标杆竖直了。”

  2012艺考日记

  此刻的雀跃瞬间又回归于忐忑

  此刻的失落未尝不是一种骄傲

  2012年2月22日,星期三,北京。刚好零度,天气不算太好,略微有些薄雾。

  位于海淀区的北京电影学院从外面看起来似乎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气氛似乎跟昨天的天气有些搭———这一天是该院表演专业的三试放榜日。

  跟人们想象的有些不同的是,似乎印象中这一天应该是校园里充满了喧闹、激动的年轻而好看的面孔,但走进北电放榜地点,虽然不到规定时间却早已有考生在此排队,这个在食堂前面慢慢前行的队伍,如果不是因为旁边一群蜂拥而至,拿着摄像机、照相机、话筒的媒体记者,并不会让人立刻联想到这是一场全国关注度最高的艺考放榜现场,这些通过层层专业与文化考试角逐出的佼佼者,甚至会引领未来中国大银幕的发展,将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每年到此时,网络上关于北电考试的新闻便沸沸扬扬、看点十足,丝毫不亚于娱乐新闻。然而,这场万众瞩目的艺考,也不是纯粹的娱乐和赏眼。昨日现场的女考生,被羽绒服裹着的身躯依旧显得纤细苗条,并未见多少浓妆艳抹,而是似乎约定好一样将头发高高竖起来,大多数只是画了一些淡妆。进入放榜现场,也鲜见激动欢呼,也未见失落号啕,最多只是多说几句“确定么?确定么?”或者在电话里一句轻轻的告知“过了”,然后告知对方“回家再说”。这些刻意隐藏起来的激动与失落,也许是因为此次上榜的585人,来自表演学院最终确认报名人次中的6186人,而这500余人,最终只能有80人左右正式入读。

  竞争是残酷的,结局尚未注定。此刻的雀跃瞬间又回归于忐忑,此刻的失落又未尝不是一种骄傲。

  新闻链接

  赵氏孤儿进入三试

  与“围巾哥”落榜不同的是,此次北电考生赵文浩(曾在电影《赵氏孤儿》中饰演少年赵氏孤儿)成功进入了三试。赵文浩的妈妈告诉记者,他非常高兴,目前正积极准备下一阶段的考试,感谢大家的关心。


相关阅读自己的  的是  艺考  他说  过了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