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娱乐资讯 > 正文

美女法医破解连环奸杀案 筹百万元建DNA实验室(图)

发布时间:2014-09-26 00:11:12 来源: 湖北招生考试网     

提取物证

检验DNA

清远市公安局法医吴小洁从业20多年,完成近3000件法医学检验鉴定

  清远市公安局办公大楼西侧有一栋6层破旧小楼,身材高挑、白皙清秀

  的吴小洁每天往返于小楼的顶层。很多人看不出,这个说话柔声细语,爱穿裙子,爱弹钢琴,充满小资情调的美女警官是一个从业20多年,主持完成过2820余件法医学检验鉴定工作的法医。对她来说,在复杂恶劣的环境中找出犯罪证据早已轻车熟路。

  尊严

  让亡者“完整”离世

  现年49岁的吴小洁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系。毕业时,她觉得“白色警服精神抖擞”,所以下定决心加入警队。1990年,27岁的吴小洁进入清远市公安局刑警队,成为清远建市后的首位法医。

  西北女孩来到南方,首先是对南方潮湿气候不适应,其次是办案条件的艰苦,刚来清远时,吴小洁经常在杂草浓密的郊外办案,有些地方连摩托车都不能走,需要步行前往。从最初看到血腥场景时的惊悚恐惧,到可以冷静地独立工作,吴小洁用的时间并不长。

  她讲述了让她难忘的一件件小事:一个停电的雨夜,她和一位老领导行车十几个小时,抵达案件的勘验现场。微光下老领导淡定地指导她逐一记录,并在验尸后要求她将尸体一针一线缝合完整,让死者保持“完整”。又一次,在一个乡镇卫生院的停尸房,吴小洁向守尸老人提出要对一具尸体进行勘验。她看到老人从床板上用双臂抱起尸体,放在怀中,再轻轻地将尸体移到停尸房外的勘验区域。老人对亡者的尊重让吴小洁倍受感染。从那时起,清远境内大大小小命案背后,总会有一个美女法医在俯身勘验后,将亡者尽可能“复原”,再找人抬走。

  铁证

  助力破解连环奸杀案

  1989年到1995年间,男子蔡某专门寻觅上夜班回家的女性实施强奸。他手段极其残忍,经常是把受害人打晕,强奸后便实施抢劫。该男子连续作案40多起,案件迟迟不能侦破。

  1995年11月29日,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子王某被杀死奸尸后横尸街头。警方调查发现,王某与李某为情人关系,且李某是个有妇之夫。李某被传唤后,承认死者死亡当天与其在酒店开房。侦查人员遂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具备杀人动机的李某身上。

  彼时,在现场勘验了死者体内分泌物的吴小洁向侦查人员提出,“鉴定表明,死者王某身上找到除李某外其他人的分泌物。”在进一步比对被害女子和之前多名被强奸女子被害时残留的分泌物后,吴小洁发现多宗案件凶手的分泌物具有共同特征。最终,该案经侦查后,凶手蔡某最终落网。

  重大突发案件的取证工作是吴小洁的“强项”。发生在清远连南县的四死五伤案,因为案件影响重大,为平息社会上的恶意谣言,吴小洁连续4天通宵吃住在实验室,对200多件生物检材作出了鉴定结论,案件最终得以及时处理。

  执着

  百万元建DNA实验室

  在经过几年的历练后,吴小洁频频收到珠三角地区伸出的橄榄枝,此时吴小洁的很多法医专业同学也都做起了临床医生,拿着不菲的高薪。吴小洁回忆当时心里的感受说:“每天就是按部就班工作,根本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

  而实际的情况是,吴小洁并没有放松“考虑”。当时,清远悬而未破案件的物证大多都送往省厅实验室检验,但省厅饱和的工作量,使得检验需时较长。吴小洁就想着,“要是我们自己有间DNA实验室就好了。”

  “我当时核算过,百余万元连最基本的配置都买不起,起码要几百万。”吴小洁回忆,当时为了筹划实验室,她对所有购置仪器的性能、型号、规格、生产商及售后服务等进行反复比对,在能省则省的原则上优中选优。抽走有害气体的专业空气交换器一台要上万元,吴小洁买来不到一千元的抽油烟机应付,废旧的硅胶手套则被她改造后作为振荡器的缓冲垫。凭着精打细算,2003年,吴小洁愣是花百余万建成了DNA实验室,该实验室成为继省厅、中山和广州之后广东省内的第四家实验室。

  吴小洁在DNA检验技术的课题研究和实际运用方面也进行了不少探索,先后主持、参加公安部应用创新计划创新项目《STR基因座突变机制研究》等研究工作,她撰写的论文《广东省瑶族人群15个STR基因座的多态性调查》更是获得公安部科技进步奖三等奖。

  特写

  铁血法医亦有柔情

  说话柔声细语的吴小洁也有“粗鲁”的一面。2005年捣毁赌博窝点时,负责取证工作的吴小洁担心窝点铁门内的嫌疑人销毁犯罪证据,着急的她挥起大锤“咣”地砸起铁门,里面的人闻声跑出来:“别砸,别砸,我开门”。

  而对待一些无辜遭罪的小孩接受检查时,吴小洁则表现出其温柔的一面。“有些被猥亵的幼女根本不懂事,可是要她配合检查却是件难事。”为此,吴小洁的包里经常装着一些糖果,直到孩子嘴里吃着,手里抓着糖,高兴了,她才以“抓虫虫”的借口为孩子做检查。

  吴小洁也有焦虑的时候,每到深夜,她总担心接到来自两个地方的电话:一个是老家西安,年迈的父母均已年过八旬;一个是公安局刑警队,那意味着又有悲剧上演。收到西安的电话时,她会对着电话的另一端高声询问,“爸爸妈妈最近还好吧?”收到刑警队的电话,她会迅速整理心绪,离开熟睡的丈夫和女儿,直奔案发现场。


相关阅读省厅  她会  百余  柔声  百万元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