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娱乐频道 > 娱乐资讯 > 正文

东方钢铁老板跑路

发布时间:2014-09-27 03:25:43 来源: 湖北招生考试网     

  “东北某钢厂老板欠债50亿元疑似跑路。”近日这则消息在钢铁业圈内传播开来。该钢厂是指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东方钢铁”),其老板周波已经“消失”数月。

  据一位在沈阳东方钢铁工作长达十余年的中层人士透露:“工厂生产在今年8月份开始就基本停了,工资也有段日子发不出来,老板也找不着了,已经很久都联系不上了。”

  目前,关于周波“欠债上亿元”的消息尚未经证实,却已从沈阳钢铁圈迅速向外蔓延。令人感到蹊跷的是,根据本报记者查证,目前法定代表人为周波的两家公司即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和辽宁东钢国贸有限公司在前不久的9月,法定代表人均已经变更为其父亲周久乐。

  周久乐在沈阳钢铁圈也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人物,现拥有资产数亿元的钢铁公司4个。不过周久乐也有一堆令其焦头烂额的事——名下与沈东钢同属于沈阳东方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的鸡西北方制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鸡西北钢”)自开年以来至今深陷讨薪压资的漩涡中,目前因两千工人罢工全厂的炼钢炉已停产。

  周波去向成谜。有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沈阳东方钢铁总裁周波持澳洲证件去了香港。值得注意的是,10月18日荷兰合作银行状告周久乐和周波父子二人的香港高院入禀状显示,荷兰合作银行向其索赔1430万美元。此案将于10月25日在香港开庭。

  欠薪压资跑路漩涡

  沈阳东方钢铁所在的沈阳大东区联合路的厂房内,上述沈东钢的中层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老板周波的身影,公司所要领导批复的文件也找不到人来盖章。已经停产数月的工厂内,员工依旧被要求来上班,还要面对不能按时领到工资的局面。

  “8月份就开始停产,工资也好几个月没发,但每天还是要上班。”该中层人士也不知何时能恢复生产。

  “一般来说钢厂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全面停产的。全面停产资金就没法周转了,而且停高炉的成本很高。”中国联合钢铁资深分析师解释,“实在生产不了一般办法就是闷炉,闷炉也是要燃料的,只是保持热的状态,即不出钢的半生产状态,到时如果要再生产就好很多,而全面熄火就很难再开工了,对高炉也会有一个很大的损伤。”

  已经停产数月的沈阳东方钢铁和鸡西北钢、深圳澳新资源进出口有限公司、(香港)联合资源集团有限公司同属沈阳东方钢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沈阳东方钢铁有限公司由澳大利亚东吴国际有限公司与沈阳市荣乐冶金材料开发有限公司及荣乐公司下属的金属材料中厂三方于1993年末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合资组建。占地面积11万平方米,员工1200人。

  周波曾一度为沈阳东方钢铁的法定代表人,但是据最新的沈阳工商局变更信息显示,目前沈阳东方钢铁法人代表为周久乐,注册资本为2.3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周波名下的另一企业,辽宁东钢国贸有限公司在今年9月2日至6日出现在辽宁省内资企业变更登记中,其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周久乐。

  2009年辽宁东钢国贸有限公司成立之初法定代表人为周波,注册资本仅为1000万元,公司所在与沈阳东方钢铁为同一地址。2012年9月增资至7500万元,一年后的9月法定代表人随即变更为周久乐。

  周久乐在当地钢铁圈颇有名气,曾任沈阳钢厂厂长,“下海”后承包经营我国第一个中外合资钢铁企业,现拥有资产数亿元的钢铁公司4个。2000年来辽宁省租赁并部分买断资产近7亿元的鸡西钢铁公司,并更名为鸡西北方制钢有限公司。

  但鸡西北钢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从今年以来压资欠薪传闻不断,时至今日仍有员工在网上发帖讨要薪水。最近一次大爆发是在9月中旬,近两千工人不满欠薪六个月,开始大规模罢工,并拉起“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吃饭”等横幅游行。

  据工人抗议者称,鸡西北钢除了未发数月的工资外,还拖欠了员工长达两年的社保及养老保险。鸡西北钢工人刘月抱怨:“几个月没有开支,还有养老保险和失业险都没有交,现在也不生产了,在家呆着没有工资怎么生活?”目前因罢工全厂的炼钢炉已停产。

  遭索赔1430万美元

  周波的这场“消失”并未有前兆,沈阳东方钢铁员工表示有些突然。与其消失的“突如其来”相反的是,周久乐和周波父子名下钢企深陷欠债压资的漩涡却时日已久。

  正常生产无法进行,开不了工资,或许与背后巨大的债务承压直接关联。

  目前,本报记者尚未从权威渠道获知具体欠债数额,但是从最近的一起案件中可见一斑。根据10月18日香港高院公开的入禀状披露,荷兰合作银行向周久乐和周波父子索赔1430万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为8703万元。该入禀状要点为贷款担保。

  据悉,荷兰合作银行是首家入股我国国内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外资金融机构,后于2006年入股辽宁省农信联社,提供向企业信贷的服务。截至目前,记者尚未能从相关司法机构获得该案件的进一步详情。可以确定的则是,由“欠款跑路”所引发的资金及信誉危机,正从此前的高发地钢贸商圈,开始蔓延至钢厂这一实体生产环节。

  本报记者近日拨打沈阳东方钢铁及鸡西北钢公司的多个电话,多显示为空号或无人接听。此案将于10月25日在香港开庭,本报将持续关注。


相关阅读亿元  的是  本报记者  几个月  法定代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