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财经频道 > 财经资讯 > 正文

中国宜稳步构筑贸易与金融新边疆

发布时间:2014-11-11 10:47:20 来源: 互联网     

  推出公共产品正当其时

  中国在2014年接连推出的公共产品将在某种程度上影响21世纪上半叶全球经济与金融变迁的走向。

  无论是今年7月15日在巴西福塔莱萨峰会上宣布成立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还是10月24日在北京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抑或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8日于北京召开的“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上宣布设立丝路基金,乃至当日APEC部长级会议就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达成共识,等等,均彰显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致力于区域乃至世界经济发展而做出的诸多努力。

  笔者并不认同中国的上述作为是推行所谓的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当年美国出台马歇尔计划的出发点与国家利益,显然与今日中国推出相关公共产品的出发点与国家利益存在着根本差别。美国之所以推出马歇尔计划,一方面是通过振兴资本主义心脏地带的欧洲经济以防欧洲在制度上沦陷,另一方面也是在输出过剩资本的同时将欧洲经济锁定在美国主导的秩序框架内。事实上,美国以130亿美元的代价,不仅在欧洲战后复兴史上写下了永不磨灭的浓重一笔,而且趁机将行为触角伸到欧洲的几乎每一个角落。

  今日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面临的经济形势与70年前的欧洲大不同。对这些国家而言,尽管基础设施建设的相对落后迟滞了经济发展的步伐,但并不存在需要拿国家利益交换资本投入的必要。中国提供诸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等公共产品,本身并不附加政治条件。进一步地说,正因为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以及日美控制的亚洲开发银行等公共产品的选择性缺位,才使得“一带一路”所涉及国家对经济实力不断成长的中国寄予厚望。

  全球需要多边共赢平台

  按照西方舆论的说法,中国推行他们所言的“马歇尔计划”主要有两个目的:消化国内过剩产能和促进人民币国际化。但又普遍不看好该计划的前景。例如,投资回报率没有切实保障,政治风险大,而且容易造成国内产业空心化,最终有可能遭致市场清算,等等。笔者认为,中国致力于搭建多边共赢平台,着眼点并不在于消化国内过剩产能。因为能否真正消化过剩产能,本质上取决于经济战略转型能否取得预期的成功,而非治标不治本地向外转移。而且在现阶段,中国尽管不缺资金,但由于国内相关企业国际化运营经验的普遍欠缺,尤其是地缘政治风险的不确定性,中国资本短期内并不适合大量投入到政局潜藏风险或者本身就动荡的国家。因此,即便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如期运营,即便中国拿出数以千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上述组织中去,中国也一定会在全面评估相关风险的基础上,通过相对成熟的多边合作机制,确保投资收益的可保障性。

  中国推出多边合作平台,短期而言是对现有国际多边合作平台行为缺位的一种积极补充;中期而言是通过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以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和促进金融稳定为杠杆,带动周边和区域经济的发展;长期而言,是通过扎实推进平台建设,加快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进程,逐步提高它们参与国际秩序重构的机制设计能力,进而成为国际经济与金融秩序变迁中的建设性乃至主导型力量。

  严格意义上说,全球资本过剩方不在中国,迄今尚有8200万贫困人口的中国,仅仅彻底摆脱贫困格局就需要数以万亿元的各种投入。看起来暂时缺钱的美欧和日本其实是最不缺钱的,只是掌握着最多资本和财富的产业和金融资本,并不乐于将资本投入到亚非拉国家的基础实施建设中,因为这不仅费时耗力,投资回报低且存在巨大不确定性,而且在他们看来,一旦这些欠发达国家的经济得到了较快发展,肯定会希望获得更大的话语权,最终并不符合发达国家的根本利益。美欧金融寡头更愿意将大量的资本投入到资本市场,或者收购发展中国家的优质企业,以期获得超额利润。

  事实上,面对全球基建每年高达1万亿美元的缺口,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美洲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以及私营部门每年能够拿得出来的资金不足3000亿美元,剩下的7000亿美元资金缺口长期以来未能得到有效填补。至于基础设施严重落后的亚洲,被认为在未来10年里至少需要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入,而日美控制的亚行等区域经济组织既无足够能力也无更大意愿承担如此大的投入。在此背景下,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多边合作组织在某种程度上承担着上述使命。

  打造贸易与金融新边疆

  中国基于经济实力成长与国际市场需求积极向周边国家乃至世界提供贸易、投资与金融等领域的公共产品,既是中国与相关经济伙伴在全球经济一体化逻辑框架下节约交易成本的一种双赢或多赢制度安排,亦是中国展现国际责任感的重要平台。预计随着中国积极主导全球新兴公共产品能力的不断提升,中国将在做大做强现有机制化平台的基础上,向国际经济与金融体系注入更多具有中国元素与范式设计的公共产品。

  另一方面,中国迄今为止的诸多努力,某种意义上也是摆脱美国对中国经济战略锁定的必要步骤。中国要获得与自身经济实力相对应的国际经济地位,既要深耕技术创新嵌入全球价值链高端环节,更要稳步构筑贸易与金融新边疆。美国主导世界经济秩序的最大王牌,一是美元交易与储备体系,二是建构在武力基础上的机制化打击与威慑体系。中国在搭建多边共赢平台过程中,如果不能有效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则依然在美元框架下行事。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亟需锻造以贸易与制造业为基础,结合金融资本实力提升的综合性国际竞争平台,构筑贸易与金融新边疆。如果中国最终建立了以人民币为核心交易货币之一的全球贸易体系,以凝聚新技术和高附加值为特征的战略新兴产业体系,以及包容有序的国际经济与金融体系,并建立了一支能够有效维护中国全球性利益的武装力量保障体系,则中国将在全球金融竞争与产业变迁中握有主动权。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