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健康频道 > 健康资讯 > 今日视点 > 正文

将近4000家公立医院要在2018年完成改制!

发布时间:2018-02-09 00:27:10 来源: 城视网     

过去两年间,“中国民营医院数量超过公立医院”这一事实,被视为社会办医的重要转折被反复提及。但鲜有人能准确说出民营医疗机构类别、级别的分布状况。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来源:BCG《新时代、新格局下的社会办医致胜之道》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波士顿咨询(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下称BCG)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三级民营医院总数为130家,而未定级医院总数为8100家。从机构类别来看,2016年,中国门诊诊所数量约为187300家,而包括骨科、心血管、肿瘤、血液病、胸科在内的复杂专科医药,共计700家。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不同种类、级别民营医院在数量上的悬殊指向一个结论——当下社会办医仍以规模小、技术能力不高的机构为主。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社会办医的业务情况与其机构能力相对应。据BCG统计,2016年,中国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床位数占比分别为22%和78%,后者高出前者约3.5倍;而在民营医院住院患者与公立医院住院患者占比分别为16%和84%,后者为前者的5.25倍。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来源:BCG《新时代、新格局下的社会办医致胜之道》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BCG全球合伙人兼董事经理吴淳认为,尽管社会办医仍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但从体量来说,社会办医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略的子板块。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医院行业投资飙升,参与者更多元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BCG分析显示,中国的医院行业投资稳定走高是从2013年开始。在此之前,医院行业投资并购金额最高为2.04亿美元,此后的2012年一度跌落至3900万美元。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2013年是社会办医政策向好的明朗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此后11月召开的第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明确提出发展社会办医。随后,国家卫计委和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此后的5年间,关于鼓励支持社会办医的政策不断细化。2014年,医院行业投资并购金额达到7.9亿美元,增长超过3倍。2015年,这个金额进一步增长到18.43亿美元,较上一年继续增长2.3倍,较2013年,增长了近7.2倍。2016年,投资并购金额稳定在19.75亿美元。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来源:BCG《新时代、新格局下的社会办医致胜之道》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产业和PE/VC的投资向来是医院行业投资的重头。在持续增长的4年中,2015年是产业投资并购的爆发年,到2016年,PE/VC在医院行业的投资能量重现。更值得注意的是险资在2016年的强势介入。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与资金来源多元化相对应的是社会办医主体的多元,BCG项目经理严慧文认为主体主要分为四大类,分别为医疗集团、专科连锁、国际医疗机构和包括制药器械、保险和房地产等行业在内的新进者。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不同参与主体在社会办医的扩张路径上也多有不同。以华润凤凰、中信、北大医药和复星这“四大”医疗集团为例,据严慧文观察,华润凤凰与复星以参与公立医院转制为主,而北大医药则主打以合作模式建立自己的医疗集团。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来源:BCG《新时代、新格局下的社会办医致胜之道》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从所办医疗机构类别来看,综合医院的竞争者在医院行业的分量显然更重。从国际医疗机构的阵容来看,梅奥、克利夫兰、HCA、麻省总医院等,都将重点放在综合医院和医疗集团上。从新进者阵容来看,人福医药、泰康、万达、恒大等行业主导者也将目光聚焦在综合医院。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但在中国公立医院强势“大综合”的面前,押宝综合医院真的明智吗?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社会办医办综合,差异竞争“异”在哪儿?截至2016年,中国专科医院共计约4800家,中医和中西医结合医院约为1600家,而民营综合医院数量约为9830家。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2013年6月,BCG曾发布报告,将社会办综合医院分为私立和公立医院转制两种,并预测综合医院会在社会办医的中期阶段成为发展重点。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对投入大、医保倚赖程度高的私立综合医院来说,囿于人才和患者流量,其与公立医院的竞争仍然且长期处在劣势。但BCG认为,随着政策的落实,医保定点资格将更容易获取,多点执业也能为私立综合医院创造品牌、吸引患者提供支持。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而对社会资本参与转制公立医院,向来争议很大。不少社会资本的实践也证明,即使不遭遇职工抵制、平顺解决了职工身份问题,转制公立医院资产评估、社会资本接盘后的二次融资以及决定了医院未来发展的自身软硬件,可能都存在问题。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根据BCG在2013年发布的《投资中国医疗服务行业》报告显示,5年前的中国有近4000家非政府所有的公立医院。BCG大中华区医疗行业合伙人夏小燕透露,要在2018年完成改制的企业医院仍然数量庞大,这些医院基本归属于大的国企,例如煤矿或中化体系。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很多大的医疗集团都在虎视眈眈地看着这块业务。”夏小燕表示,目前最大的困难是这些企业医院经营不善,亏损严重,管理制度传统落后。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吴淳告诉记者,还有一部分企业主或者股东不肯放弃企业医院。此外,需要转制的医院通常属于资源能源企业,这些企业所在地区人口结构已经开始变化,青壮年外出务工,空心化严重,患者支付能力变化,无法留住医生,医疗技术更新也无法跟上三级医院。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这些要转制的综合医院,无论从规模、技能还是患者来源,都要和公立医院错位竞争。”吴淳建议转制医院向专科和辅助性服务转型,求生存,就不能和公立综合医院“硬碰硬”。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错位竞争”似乎已成业内专家的共识。医改专家、上海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许速也曾表示,社会办医疗机构不应该和公立医院争夺市场,而是差异化竞争,做专科、高端、体检等第三方服务。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许速分析,尽管当前政策支持社会办医,政府也在限制公立医院的扩张,但落地仍有相当大的困难,医疗服务体系仍然是公立医院一统天下的局面。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如果社会资本一定要办综合医院,应该如何求生?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许速曾表示,如要竞争,应借鉴国外医疗资源和管理经验,走“小而美”的路线,或在公立医院服务能力不足的区域,设立综合性医院提供服务。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夏小燕认为,医保扩面完成后,现有的医疗市场中,以三四线城市为代表的地域存在明显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这一块医疗市场需要以较低成本提供高质量服务,这就要求集中管理控制成本,非常适合能够规模化、连锁化的医院进入,这类医院就以HCA为典型代表。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中国还没有特别好的案例,但凤凰医疗正通过集中采购、标准化发展往这个方向走。”夏小燕说。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医生流动了,平台在哪儿?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近年来,医生集团的兴起和独立执业明星医生的出场似乎是医生流动的强信号。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BCG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日本的独立医生占医生总数的29%,在德国、澳大利亚和美国,这个数据分别是31%、52%和85%。从比例上看,相比上述国家,中国独立执业的医生显然尚未成气候。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夏小燕表示,目前国内的许多医生集团仍然是公立医院从业者的兼职,大部分没有脱离原来的体制。现阶段,医生集团最大的困难是找不到好的平台承接。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此前,曾报道过深圳首个取得牌照的医生集团博德嘉联创办诊所。医生集团很难找到一个与其专业水平相适应的、专注医疗本身的平台。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医生集团想做得好,至少是中高端的医院与其合作,但中高端的医院屈指可数。尤其是在一些技术导向型的复杂专科的医生集团,可以合作的平台非常少。”夏小燕表示,目前不少专科医生集团在考虑开设诊所,但作为以专科为强项的团队,做综合性的诊所和医院,存在天然的矛盾。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吴淳也表示,让过去在公立医院专注医疗,且从未受过管理、经营训练的医生做运营,是资源的错配和浪费。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夏小燕认为,未来医生集团更可能选择与民营医院合作发展专科。从美国的独立医生类别来看,独立医生中有43%是专科医生集团,25%是多学科医生集团,17%为完全独立执业。“从美国的特点来看,我觉得未来中国更有发展潜力的也是专科的医生集团。”夏小燕说。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激烈竞争中如何求生?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严慧文认为,中国医改已经从关注可及性、医保覆盖率和平等就医机会的第一阶段,过渡到了关注可支付性、医疗成本的第二阶段,未来将更关注医疗质量和效率,通过改变激励机制、引入市场和竞争,进而提高效率。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政策向好、资金涌入、医生集团兴起,社会办医整体向好的背景下,包括报销型健康险和大病保险在内的商业保险也开始进入。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未来我们预测报销型健康险的发展速度将是几何式增长。”严慧文认为,报销型健康险是中高端社会办医良好的支付方,另一方面,商业保险公司也可以通过与社会办医合作,开发新的保险产品,借助社会办医平台将保险产品推向市场。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更好的社会办医环境势必带来更加激烈的同类竞争。严慧文认为,在这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中,以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为代表的技术化、以东莞康华医院为代表的规模化将是社会办医的主要发展方向。目前聚焦成都区域的以妇产专科为特色的安琪儿医院就正在沿着规模化和技术化的路径发展,而以全科诊所为主的强森医疗也正逐步向其他区域发展,进而形成规模连锁。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夏小燕认为,社会办医求胜的前提是差异化的定位和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在她看来,未来的模式主要分为三种,除了上文提到的以HCA和凤凰医疗集团为代表的传统规模化扩展,还有基于疗效的专科扩展及以凯撒和泰康为代表的一体化医疗健康服务。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规模化发展的核心在于通过集中管理控制成本;而基于疗效的专科扩展则便于医院形成竞争对手无法企及的专业优势;一体化的医疗服务则像一个独立封闭的分级诊疗生态,通过对患者的健康管理,实现患者价值的最大化,这更符合“健康中国”提出的健康愿景。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夏小燕认为,在发展方向明确后,医院应当跟踪、收集、分析和共享患者真正关注的疗效指标,以树立在社会和业内的质量形象。如同目前在公立医院大力提倡的精细化管理,社会办医也要持续提高内部运营效率,高效支撑临床。社会办医还要加强对人力资源的管理,从绩效、薪酬、职业发展、员工挽留等渠道,激活人才的积极性和潜力。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国际医疗机构寻找进入中国的机会,夏小燕认为,社会办医应当充分利用与国际国内医院合作的机会,快速弥补自身能力短板,借力实现业务突破。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延伸阅读: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近日,一份名为《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国资发改革【2017】34号)(下称《指导意见》)流于网络。根据这份《指导意见》,全国国企医院将面临包括资源整合、移交、关闭、改制等结果,而且划出了最终期限是2018年12月。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文件要求,不以健康产业为主的国有企业,除承担职业病防治等特殊功能的、特殊领域医疗保障的医疗机构,以及面向企业职工服务的门诊部、卫生所、医务室外,原则上不再直接管理医疗机构。支持以健康产业为主业的国有企业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通过资产转让、无偿划归、托管等方式,对国有企业把医疗机构进行资源整合,实现专业化运营和集中管理。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事实上在2016年11月21日召开的“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上,政府已经阐明了在医疗领域的主要职责是:保基本、兜底线,非基本的多样化健康需求应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这一发言基本上已经给了新一轮改革定调并指明了方向。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紧接着在2016年12月27日,在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国发〔2016〕78号)(下称《改革规划》)中明确提出:在部分大中城市三级甲等公立医院开展编制管理改革、实行人员总量管理试点,推进国有企业所属医院分离移交和改制试点。原则上,政府所举办的传染病院、精神病院、职业病防治院、妇幼保健院和妇产医院、儿童医院、中医医院等不进行改制。也就是说,除了上述七类医院外,其他任何一家医院原则上都可以改制。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从这里可以看出最近流传的《指导意见》相比《改革规划》在范围上和内容上是一脉相承的,只是做出了更深入的规划和确切的范围。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在这当中都有一条中线就是,政府有意识的在控制公立医院规模,规范公立医院改制。《改革规划》主要是明确政府办医的范围和数量,严格限制公立医院特需服务规模,有序引导和规范部分公立医院改制。《指导意见》细化了推动国有企业办医院的分离移交或改制的原则。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从《指导意见》的内容,可以预见:未来面临亏损、负债的严峻考验下,在处理医院劳动过剩和亏损存留的问题,会有大量公立医院将面临“卖掉改制”的命运。尤其在2017年到2018年时间里,公立医院在面临诸多改革,包括全面取消药品加成,严苛药占比等,大量公立医院包括三甲医院都会亏损,会使更多公立医院消失。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事实上,中国的公立医院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企事业单位的职工医院;另一类是地方政府的公立医院。近年来中国公立医院逐年减少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公开资料显示,这些消失的公立医院主要是通过并购等方式转型成民营医院。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照卫计委公布全国医疗机构统计数据,2016年公立医院消失的数量更是接近2015年的3倍。对比最新的统计,2017年4月底,公立医院12602个,民营医院16876个。与2016年4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380个,民营医院更是增加1786个。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自负盈亏和政策限制的环境下,目前国内的大多公立医院处于亏损的、负债的,俨然已经变成一种赔本买卖。公立医院越多,政府的负担就越重;政府负担越重,公立医院生存就越困难。地方政府和难以承担重负的国企地都遭遇债务危机,必然会在改革中引入资本改制。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随着药品零加成政策的推行,过于依赖药品和耗材的公立医院如果没有过硬的举措和应对,将很难生存下去,在这场洗牌中将很有可能面临出局的命运。地方政府在保基本需求之后,会选择将一些经营状况不够好的公立医院医院视作“包袱”,从而加入到改制中。因此可以预估2018年,越来越多公立医院尤其是企事业单位职工医院将大幅锐减。hNH城视网_中原经济区综合门户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