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历史频道 > 历史映像室 > 正文

周黎明:我们关注橱窗做得是否漂亮,不关心后面是卖场

发布时间:2014-02-19 17:14:28 来源: 城视网     

首先感谢主办方给我这个荣幸,非常荣幸跟几位专家当面讨教,实际上我做的工作每天把中国的新闻,中国的文化,中国的趋势用英语包装成西方人能够接受的一种形式,然后告诉他们,但是我的兴趣爱好更多是电影方面。

  最近大概半年有几件事让很多人觉得很不爽,一个《泰囧》,在中国卖了12亿票房,但在美国卖了一点点,非常惨。第二个是《功夫熊猫》,功夫和熊猫都是中国的,但《功夫熊猫》不是中国电影。第三个是《钢铁侠3》,里面有一个一线的女星叫范冰冰,她在里面只出现了几秒,那么这个打酱油的版本而且在美国还没有,这个事情在国内有两个解读,一方面就是不爽,另一方面沾沾自喜,你看好莱坞现在不得不重视我们,给我们做了一个特供版,以前是只有很高的领导才有特供,因为我们是中国观众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只有中文版里面有的这么一个内容,叫特供版。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去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可以把中国的电影,华语电影两岸三地甚至包括新加坡,两岸三地的影片出去的时候,你到底要输出什么?其实你可以把中国电影分解一下,第一个是输出中国故事,如果是输出中国故事的话,那么你其实就不必要计较《功夫熊猫》是美国做,《花木兰》是美国做,因为故事是中国的,它在国外放的时候,人家记住的是中国有这样的女英雄,很符合当下女性主义的趋势,《功夫熊猫》也很正面,中国人会不可思议,把这个熊猫的爸爸设置成不是熊猫,而且熊猫是武侠,我们那个熊猫是很憨厚的,所以想象这个东西我们自己想不出来,或者我们想得出来,到老板那一层,投资人那一层就被枪毙了,胡思乱想怎么可能。

  第二个输出,输出中国价值观。其实也可以分裂出来,当然是某些很少数的外国电电影里面,里面主题是很中国的,90年代有个电影叫《马文的房间》,它讲的是笑话,大家有机会去看看这个影片,这个影片跟中国一点不沾边,但是反映那个主题很中国很中国,跟美国离得很远,跟中国很接近,如果我们主要动机主要是目的是输出中国价值观我们应该鼓励好莱坞来拍这样的影片,它的影片,它的影响力比我们的影响力大得多,他的明星在全世界都是有知名度,还有输出中国的明星,明星脸,如果主要目的是输出中国明星脸,实际上在美国,美国普通观众他是不分你是中国人还是华裔人,甚至不分你是中国人还是越南人还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你长的黄种人的脸,他把你打包打在一起,你要输出种族政治,西方种族政治是会产生影响,但是产生影响带来的好处很可能不是你一家独享,日本、韩国、东南亚都可以享受。

  《功夫梦》这个影片在美国卖非常非常好,你看剧情,中国的风光,中国的故宫全得到很好的展示,作为一部旅游宣传片,这部影片值回投资,但是里面传递的主题很浅很浅,浅到你根本不能说这是美国的或者是中国的,基本上就是好人有好报,没有什么让你觉得自豪的东西。

  为什么我们对电影走出去输出这么感兴趣,相对而言书籍还有电视还有游戏,实际上游戏跟电视产业的容量比电影大好多好多倍,这其实关系到我们在看待影片或者文化产品走出去的时候是可以分成两种,一个是当作商品,一个当作纯粹的文化,如果当作商品的话,其实这条路,这种视角,我把它简化成美国的视角,用政府力量给中国施压,希望你中国进口越来越多的美国影片,你买什么样的影片这影片里面,美国影片全是中国人主演他也不管,这个影片本身如果是美国的,属于美国影片的话,他就来推。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对我们来讲是很启示的区分,你把电影当作纯粹的文化,文化品还是一个商品。因为我们参加政府的展,像刚才说的印刷很多很多的资料,政府做一些宣传,这些都是有必要,包括我们去参加很多电影节、电影奖这些都是展示,展示是一个橱窗,橱窗里面,给你展示完以后后面有个卖场,卖场就是做生意,可以把这个商品卖出去,我们现在陷入什么样的处境?我们很关注橱窗做得是否漂亮,我们是不是在得大奖,得大奖卖不卖得出去,不关心,我们真正让中国的影片走出去的话,橱窗是需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后面的卖场,而后面卖场实际上不是政府和非盈利机构可以做到,应该放手让民间公司去做,放手让民间公司去做政府做的就是政策方面鼓励,比如税收上的鼓励,政府鼓励它,你能卖出去能得到什么样的回报,只有我们把这个电影真正从一个纯粹的一个展示品看成一个有文化内涵的一个商品的时候,这种买卖行为才能趋向正常。

  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是有很多很多的曲折的,不是说我政府投多少钱,马上就立竿见影这是不可能的,文化要走出去,尤其是电影,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首先你得站稳自己的市场,近一两年有很好的势头,我们的影片尤其是中等成本的影片在中国市场上屡次打败好莱坞大片,这是第一步,你没有这个第一步,在这种情况下你做到了就摸到市场运作的 门道,然后同样的门道你可以走出去,但是走出去讲故事的时候有一个故事是你的,但是讲故事的方式其实应该是一个国际的,我们现在所说的经常把功劳推给好莱坞,实际上好莱坞讲故事的方式它不是一个地道的美国方式,它是一个符合全世界各地人看的方式,你完全把类型套完全拿出来,那个没有版权的,你把套路拿过来以后讲自己的故事,讲好了以后,慢慢慢慢可以崭露头角,我就讲到这里。

  主持人:谢谢,因为我是一直主持电影节目,影视节目,我一直介绍好莱坞的电影,我想问周黎明先生,怎么看在中国市场出现的一个现象,前段时间我去采访前奥斯卡主席,他是带着市场部的负责人,《变形金刚4》在中国做了特别大的植入,和中国进行合作。最近特别火的《地心引力》,在《地心引力》中国人看得特别爽,因为最后女主人公要借用中国空间站,借用中国的技术才回到地球,中国所有观众看得特别爽,其实在电影市场拼杀方面其实又是特别惨烈,我参加另外一个中国电影首映前观映会,为了保护我们这个电影,我们要调档期,不要和《地心引力》在一起的档期,美国的电影里出现越来越多中国的元素,但是即使在我们中国的电影市场里,中国优秀电影面对不断变换花样取悦中国观众的时候,我们应对的策略可能是比较消极,我觉得是比较可怜的,那我惹不起躲得起,你怎么看这样一个现状和问题。

  周黎明:好莱坞影片有中国元素不是这几年才有的,中国经济越来越强,他要讨好我们,这的确是。从一九一几年电影里面就有中国元素,把历史上好莱坞描写中国的人物故事收在一起,所以它用中国元素,几个原因,其中一个是异国情调,当你的电影发达到一定程度,我讲自己的故事讲得差不多了,我得讲一个观众不熟悉的地方,他是这么样一个动机。当然好莱坞本身在发生剧变,它的剧变就是说,它以前是以本土市场为主,现在他的大片海外市场占它的比例越来越高,所以他讲故事的时候,就得需要有一种全球化的思维,不能说我这个故事很窄很窄只有某一个地方,美国某个地方感兴趣,这样的影片可能很优秀,但是受众比较窄,你把它想得广一点,最初就是007开始,每个故事发生在四个国家,以前没有植入的概念,现在发现有商业价值就大量植入。最近我们花了钱进《变形金刚4》,这个是没有办法,它的影片有这么大国际市场,商家愿意,我们影片8千万人民币植入广告,它有市场,艺术上比它更精良的影片,一分钱植入没有,商业价值没有,这个完全是市场行为。

  但是我们在看好莱坞里面的中国元素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用比较开阔的心态,知道你用我们的东西,基本上如果不是很有恶意的话,如果是出现很可笑的错误,一笑置之就可以了,有的时候出于无知,有的时候出于编故事的情况。

  我觉得我们电影在走出去的时候千万不能指望着第一部把我们的故事价值观一股脑全部弄出去,第一步是混个脸熟,有没有内地大明星在里面,实际上是面子,我们的面子观念是全世界最有名的,但是面子观念是有利有弊的,从好的一方面讲是一种自尊,从坏的方面讲,因为你的面子不能给你带来好处甚至倒贴把你的好东西,国宝送别人,像法国似的输出,人家拿到你的东西第一个是警惕,你这个东西为什么要送给我?你肯定不怀好意,是不是借这个机会别的商品别的东西送过来,人都会这么想。你说这个东西有商品价值,我为什么白送给你?以一个合理市场价卖给你,如果能做到这样的话,人家来放你的影片,他反而会以一种比较轻松的心态来接受,然后你里面好的东西,是润物细无声,原来中国人是这样的,我们自己可以讲,我们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这辈子只看到三个葡萄牙人,全是开放型的,葡萄牙人是很开放型的,这三个人不能代表整个国家,其实电影也是这样,电影刚刚输出的时候,成龙就说我坚决不演坏人,他作为少有的一个中国明星是有国际影响力的,他演了坏人就带来负面影响,中国电影有影响力的话,中国明星在里面演好人坏人不重要。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