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历史频道 > 历史旧闻 > 正文

民国时期南海档案披露 详细记载南海断续线的形成

发布时间:2014-04-03 02:04:44 来源: 海南日报      

图片档案:1946年12月,接收工作人员在太平岛举行接收南沙群岛升旗典礼。

  你了解民国时期的南海历史吗?

  近日,中国南海研究院“南海档案及历史文献库”在海口落成,收集了来自大陆、台湾及国外多家档案馆、图书馆和学术机构收藏的涉南海相关文献资料。

  政府公文、往来电讯稿、会议纪要、照片和中外出版地图……珍贵史料详细记载了民国时期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的管辖活动、二战后中国政府收复南海诸岛主权的历史记录、南海断续线的形成等重大历史事件,展示了民国时期的历史,弥补了海南省过去一直以新中国成立以后南海档案为主要对外公布对象的缺憾。

  “在南海历史文献档案的研究领域,民国时期是贡献最大的一个时期。”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说,“民国政府外交部、内政部、海军部、国防部、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等部门,在抗议法国殖民者侵占我南沙‘九小岛’、二战后接收南海诸岛等重大事件中留下了大量的珍贵史料,为维护我国南海诸岛主权和海洋权益提供了重要历史法理依据。”

  22年艰难追索民国南海史

  这些档案将为国家争取更多的国际话语权,让国民看到南海的历史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要让西方和南海周边国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精致的百平方米文献库里,存放、展示着600余幅按照原图比例复制的古今南海地图,3万多页珍贵档案。

  “尽管文献库刚刚落成,我们对于民国时期南海档案的深入研究也才刚刚起步,但是,这些档案素材的搜集于1992年就开始启动,历经20多年的积累,才会有今天的成果。”中国南海研究院图书馆馆长牛慧琴说。

  1990年代,中越两国都认为有必要尽早解决包括北部湾在内的边界领土问题。根据外交部安排,海南省外办是承担谈判前期准备工作的主要单位之一,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北部湾海岸线和水域的历史、地理与现状等问题的调研,工作落到了以省外办新闻处为主要班底的调研组肩上。

  时任外办新闻处副处长的吴士存奉命主持调研组工作———当时距他从南京大学调来海南仅仅数月。由于我国几乎没有相关文献的系统储备,所有调研工作必须从零开始。

  1990年代初,信息技术还未普及,搜集资料全都得从传统检索方式———“翻卡片”开始。每一份文献资料的获取都必须跑到相关单位查阅索引、书库查找、逐一解捆、翻阅摘抄、打字刊印。

  枯燥繁重的调研工作结束后,调研团队得到了两个“意外”收获:积累了一些文献资料,带出了具备一定专业研究能力的人才队伍。“这是一笔珍贵的资产,需要一个载体积淀下来,将来一定会派上大用场。”吴士存规划出了一幅蓝图。

  这个蓝图在22年后得以实现。经过多年的搜集整理,吴士存带领他的团队搭建起了一个南海专题文献库,目前着重搜集民国时期南海史料,今后还将前溯到清朝,后延至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关资料。

  对档案进行搜集的过程是艰苦的。牛慧琴回忆:“为了做好课题,他们曾联系某档案馆查阅资料,但特别遗憾,相关档案已被其他部门借‘丢’了,一直没有归还;而某些档案馆则只提供目录,不开放完整的档案。”

  但本着为我南海维权构建证据链、提供法律依据的初衷,档案搜集一直持续着。

  “将这些档案搜集并推介出去,我们将为国家争取更多的国际话语权,通过档案史料,不仅能让我们的国民看到南海的历史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要让西方和南海周边国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在努力还原历史。”牛慧琴说。

  披露民国重大涉南海事件

  如果说之前的研究已为民国时期的相关历史事件勾画出基本轮廓,文献库的档案则使之更为清晰完整。

  “南海档案文献库”收藏的档案披露了发生于民国时期的重大涉南海事件。如果说之前的研究已为民国时期的相关历史事件勾画出基本轮廓,文献库的档案则使之更为清晰完整。

  “南海断续线”重要档案

  私人绘制的地图官方出版的地图

  南海断续线一直是南海问题的国际舆论焦点。

  南海断续线,又称U型线,是中国政府1947年确定并于1948年正式对外公布的,在地图上由11条断续线所标示的形似U型的海上权利范围线。断续线的画法由新中国沿用至今。1953年,中国政府批准去掉了北部湾内的两条断续线,自此,11条断续线改为9条。

  文献库的史料揭示了断续线由实线到断续线的发展演变过程。

  我们在文献库里找到了不同时期私人编绘的地图,因为没有“官方版本”,当时很多学校使用的书籍上,采用的也是私人绘制版本。

  最早在地图上标示出南海海疆线的是1914年12月上海亚东图书馆胡晋接编的《中华民国地理新图》,该图是用一条连续线标示南海海疆线。文献库收藏的1927年屠思聪编《中华最新形势图》、1937年陈铎编《中国模范地图》等都以范围不等的连续线划入南海诸岛。

  为了具体化南海主权权益,1935年4月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出版的《中国南海岛屿图》确定中国南海最南的疆域线至北纬4°,把曾母暗沙标示在内。民国政府内政部方域司于1947年12月印制《南海诸岛位置图》,图上标绘了一条西起中越边境北仑河口、东至台湾东北共11段线构成的南海断续线,线内标有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岛,并标出曾母暗沙及大部分岛礁的名称,断续线最南端在北纬4°左右。“南海断续线是中国主张南海主权权益的根本。”中国南海研究院的刘延华博士说。1948年2月,内政部方域司公开出版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南海诸岛位置图》为其附图。  

  “九小岛事件”重要档案

  往来电讯外交部文件

  1931年法国乘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之际,于12月4日声称对西沙拥有所谓的“先占权”。中国政府于1932年7月26日驳复法国外交部,但法国迟迟没有答复。1933年4月7日至12日,法国又派炮舰侵占南威岛附近各小岛,当时法国并未立即公布侵占南沙岛礁的消息。直到1933年7月,法国政府才公开宣布占领南沙九小岛。1933年12月12日,法国总督巴士基氏下令将南沙九岛划入南圻巴地省管辖,史称“九小岛事件”。

  彼时,全国各地各机关团体急电中央政府要求维护主权。记者从文献库的档案中查阅到,1933年7月25日,汉口党务整理委员会致电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文件中写到:法国占领九小岛“有损我领海主权更足影响全部海防”,要求外交部“切实查明严提抗议以保领海主权而杜侵占之渐”。7月30日,国民外交后援会发表通电,对“法人暴行暂不承认”,通电号召国民当此“外侮纷来”之际,对于法人的暴行“誓必奋斗到底,决死否认”。8月5日,行政院训令外交部切实对法交涉。此后,中国政府与法国围绕南海诸岛问题进行了长达数年(1933至1938年)的外交交涉。

  日本侵犯南沙群岛重要档案

  1933年8月1日的《时事新报》

  “九小岛事件”也使法日之间围绕南海的矛盾浮出水面。早在二战期间日军侵占西沙和南沙群岛之前,日本人已经到南海活动。二十世纪初,日本商人到东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开采鸟粪资源,后经中国政府交涉后离开。之后,又频繁到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水域活动。面对1933年发生的“九小岛事件”,日本认为,法国一旦具有群岛,即可掌握南中国海上的全部制海权,如果再以团沙群岛(即南沙群岛)作空军基地并停泊潜水艇,则中国香港与新加坡的交通就会被阻断,法国的飞机与潜水艇即可以横断欧亚的交通,不仅中国香港与新加坡之间,就是菲律宾与夏威夷、日本与欧洲各国的交通都将受制于法国。所以,日本扬言,既然法国政府以简单的声明得以决定所占九岛的属籍,日本政府也将用同样的手段占取与台湾关系最密切的西沙群岛。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南海  法国  断续  档案  南沙群岛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