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历史频道 > 历史旧闻 > 正文

兵团知青回忆:因为觉得“胃亏肉”于是诱杀农民家狗

发布时间:2015-10-13 02:35:28 来源: 凤凰网     

核心提示:从城市来到北大荒的九团一连,我们十个战友住一个宿舍,除了两铺对面的大炕,没有任何家具。当时因为胃亏肉我们还曾诱杀过狗。

知青 资料图

本文摘自:枫网,作者:黑土阡陌,原题为:《兵团知青因“胃亏肉”引诱杀狗的故事》

从城市来到北大荒的九团一连,我们十个战友住一个宿舍,除了两铺对面的大炕,没有任何家具。当时因为胃亏肉我们还曾诱杀过狗。

出门在外,远离父母,在生活中显得嘴馋。兵团的伙食按理说还不错,基本上吃白面大米,这在那个年代的日子里是很优越滴。可是年轻人不知足,我们常常觉得“胃亏肉”,总想弄点外捞的鱼呀、肉哇的尝尝。

由于大食堂经常有残渣剩饭,引诱附近屯子的家狗跑来吃“霸王餐”。苏武晨和尹铁军是套狗的行家里手,瞧见这些肥狗不禁流下哈喇子,大家一商量,送上门的狗肉,不吃白不吃。在东北有句俗语:大蒜烧狗肉,解馋又长寿。

苏武晨找来一块馒头沾点猪油,在一只大黄狗的嘴边晃来晃去,大黄狗舍去发馊的剩饭,嗅嗅有猪油香味的馒头,“味道不一样,这个人什么意思啊?”看着苏武晨那三角眼的笑模样,好像不怀好意。大黄狗摇摇尾巴,瞪着狗眼不领情。

“巴儿,巴儿……咂咂……”苏武晨用各种唤狗的口语,不厌其烦地耐心诱惑,猪油馒头凑近狗鼻子蹭蹭,终于动物的大脑比不过人类的智慧,大黄狗上当了,跟着苏武晨的馒头,一步一步引到宿舍前。

尹铁军像幼儿园的阿姨,蹲在黄狗面前,用手捋捋狗毛,搔搔它的脖子,黄狗舒服得眯上眼睛,卧在地上,享受人类的抚爱。

苏武晨拿出准备好的麻绳,系成一个圈,他和尹铁军慢慢的给狗脖子套上,另一头从门框上穿过。“快快!怂人多上几个,一、二、三,拉起来!”,苏武晨招呼着,我们几人搭上手,一起用力拉绳索。大黄狗“嗖”得飞起来,那是被麻绳牵引上升的。狗眼睛惊恐地瞪着人类,“不带这么玩的?呃,卡着额的脖子啦,呼吸……”

大黄狗挣扎着四条腿,狗尾巴甩来甩去,渐渐地迷糊过去,最后安静地睡着了。

尹铁军拿一把锋利的镰刀,切开狗的后腿皮,“哎,谁能吹牛?从这狗腿破洞吹几口气。”

大家公推张贵秋,“头大脖子粗,丹田气充足。这件艰巨的任务,非贵秋同志不可?”

张贵秋拗不过大家的公议,脱下上衣,抓住狗腿,用力吹呀,吹得他脸红脖子粗,还真吹出半条腿。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