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资讯频道 > 滚动资讯 > 正文

蒋洁敏调遣栗东生赴川 彭州石化招投标混乱

发布时间:2014-03-06 03:30:2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徐炜旋     

中石油总投资金额高达380亿的四川彭州石化项目似乎还有更多隐情,而截至目前,围绕这一国家能源发展重大战略项目的权力寻租细节也仍有待公布。

多名熟知四川石化的知情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四川石化前总经理栗东生的违纪情况尚未定性,而其被相关部门带走之前,四川石化负责彭州石化项目基建和前期筹备工作的副总经理就已先被带走调查。

“栗东生下面的副总是在高速路上被带走的,被带走后过了十天左右,作为四川石化的一把手,栗东生也被检察机关带走协助调查。”上述人士说。

2013年10月,王彬接任四川石化总经理一职,上述人士称,对栗东生的调查也从那时就已开始。

事实上,栗东生的涉嫌违纪只是中石油腐败案中诸多环节的一个注脚,多名独立消息源的消息交叉证实,栗东生在四川石化任职期间,“上面安排他做事他不得不做。”

“栗东生的工作能力很突出,他早年从辽阳化纤工学院毕业后去了辽阳石油化纤公司的仪表车间,从工人干起,一步一步升到了副厂长,中途在大连理工大学进修了工商管理,1995年,大连圣亚海洋世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圣亚”)部分股权转让给辽阳石化后,2003年栗东生去那里当了一年董事长,他的能力得到了高层的赏识。”一名知情人士说。

空降至四川

中石油 “窝案”脉络日渐清晰时,这一牵涉面极广的石油系统重大腐败案件背后的利益输送路径也开始愈发明朗。

而在涉及的诸多个人、利益关联公司和多个项目中,命途多舛的四川彭州石化项目却在屡次押后被推向了另一盘棋局,这个年产1000万吨炼油和80万吨乙烯的超大型工程背后的灰色交易,也让其此前十余年的艰难突进再度蒙上了阴影。

早在1993年,四川省政府就与中石油联合国家计委上报了在四川建设500万吨炼油厂项目,5年后获得国家计委通过,而彼时由于国家相关机构正值体制改革期,这一项目也因此被延后。

2001年6月,在对多个厂址进行筛选后,彭州被定为项目的入驻地,经过三年的筹备后,中石油和四川省政府最终将乙烯项目的产能规模由此前的60万吨/年提升至80万吨/年,2006年2月28日,乙烯工程项目在彭州奠基,两个月后,石化基地的基建工程也正式破土动工。但由于配套的炼油项目迟迟未获批复,乙烯工程的建设也一度停止,直至2008年上半年,1000万吨/年的炼油项目终获核准。

“彭州石化这个项目四川能争取到是非常不容易的,当时重庆也在抢,四川省政府为了这个项目还特意成立了一个领导班子,前后和中石油、国家计委、环保部等部门沟通对接跑了十几年,直到乙烯项目先动工,这个项目最艰难的时候才算挺过去了。”另一名了解彭州石化的石油公司内部人士说。

但就在彭州石化项目在历经波折迎接曙光时,2007年,从大连圣亚辞去董事长职务重返辽阳石化的栗东生则被一纸调令空降至了四川石化,担任总经理一职,而将其调往四川石化的主导人也正是彼时已担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的蒋洁敏。

“栗东生是蒋洁敏一手安排去四川石化的,他去四川石化的时候,彭州石化项目的基建工程都完成了一大半了。”上述熟知四川石化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从青海省挂职回归中石油的蒋洁敏也正以每年一提升的节奏进入中石油集团核心管理层,2006年,其担任职务为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兼中石油股份公司副董事长、总裁,而在其安排栗东生前往四川石化担任总经理的2007年,其已连续两年稳握中石油集团、股份公司两大层面的一把手大权。

“栗东生工作作风很务实,和他接触过的项目合作方都认为他是个非常稳健的人,彭州石化几百个亿的项目中,他说了不算,只是上面安排负责配合的人,是蒋洁敏的心腹。”与栗东生接触过的一名项目投标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招投标“乱象”

投资金额数百亿的彭州石化项目正式启动后,这块蛋糕也随即吸引了大批生产环节的设备、技术、材料等供应商的跟踪关注。而这块大蛋糕在被层层切割后,其背后各路公司明枪暗箭抢夺时,招投标环节也乱象丛生。

2012年5月,投标方为四川石化高管以赴日本考察为由提供“AV女优”色情服务的网络文章轰动一时,但经上海警方调查,炮制这一网络谣言的幕后人也正是此前散布中石化女处长“非洲牛郎门”的傅学胜,其已于2013年8月20日被上海警方依法刑拘,傅学胜也对此供认不讳。

傅学胜此前为上海雷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法人代表,知情人士透露,其公司主要业务是为精密仪器设备提供软件服务,但此前的数年里,“他的公司根本拉不到业务,业绩也非常惨淡。”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四川石化项目需要采购上百台色谱仪,各家色谱仪供应商为了获得市场份额,不得不大打价格战,试图以期投标价格能够低过竞争对手,包括日本岛津公司在内的参与竞标方也都投出了史上超低价。

但在彭州石化项目背后的利益输送链条尚未公布于众时,目前围绕这一超大型项目的腐败细节也仍有待厘清。

“380亿的项目分成了很多板块,每个板块中石油都要对外招标,或者竞选合作商,一个一个分下来后其中的猫腻非常多,但这些环节参与方都非常隐秘。”了解四川石化项目的人士说。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举报材料也指出,在彭州石化项目中,中石油曾与一家外资企业合资成立了一家工业气体公司,总投资金额为17亿人民币。但这一合资公司背后也同样存在暗箱操作。

材料中指出,彭州石化项目工业气体业务此前并未经过业务外包的招投标,业内包括法国液化供气集团、德国林德集团、美国普莱克斯集团也都被排除在外,而与中石油成立合资公司的这家外资企业则是“通过与中石油高层领导有关系的第三方签订代理协议,获得了该项目。”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材料中还指出,按照招投标的行业标准,“通常代理费用将不少于标的额度的5%,还可根据项目运作的难度来确定,上不封顶,”“中间商或代理商和所有项目的中方高层领导都有资金往来,”“相关项目的负责人可以从中抽取佣金金额的10%-20%作为回报。”

而除彭州石化项目外,这家外资公司还参与了国内位于山东山西、内蒙古、河北、青岛等多个项目的业务,所有项目也与彭州石化操作手法如出一辙。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该公司在上述等地的涉及合同总额高达20.5亿美元。

事实上,类似于此的招标流程只是竞标方上演乱象的一个缩影,上述熟知四川石化的人士透露,在彭州石化项目中,卷入中石油腐败案的惠生工程在此前承包的中石油业务中,还存在“从中石油承包工程后转手再承包给中石油下级单位”的情况。

“这就像你从老子那里拿了业务又倒手给他儿子一样,其中的道理不用说也明白了。”上述人士说。

对于上述举报材料所指问题,本报未能联系上相关利益方求证。

相关阅读彭州  石化  项目  中石油  这一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