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资讯频道 > 滚动资讯 > 正文

专家:政府工作报告反复出现"改革"彰显改革决心

发布时间:2014-03-06 03:30:2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向深化改革要动力。”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

多位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反复出现的“改革”字眼,彰显政府改革决心。

国资改革专家周放生指出,政府工作报告中多个改革事项的措辞较十八大三中全会决议更坚定明确,发展混合所有制决心从“积极”到“加快”,并明确在金融、石油、电力、电信、铁路等行政垄断行业也要向非国有资本开放投资项目,同时建立权力清单,规范政府审批项目。

“规定政府行为,放开企业市场行为。”周放生认为权力清单将利于所有企业发展,尤其利于民营资本,以往阻碍民资进入的“玻璃门”,可望被打破。

混合所有制“加快发展”

在国资改革的具体问题上,确实存在多个有争议的议题

周放生指出,报告中提出“优化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其中发展混合所有制的表述,从三中全会的“积极发展”,变成“加快发展”,字眼的变化,表明了目前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面临“提速”。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发布之后,时隔近四个月,国资改革的“主菜”——国务院国资委的改革方案仍未公开。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表示,改革方案仍在上下搜集意见阶段。

2月19日,中国石化发布《启动中国石化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议案》,表示将对中国石化油品销售业务板块现有资产、负债进行审计、评估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同时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社会和民营资本持股比例将根据市场情况确定,上限为30%。

除此以外,央企层面改革仍待展开。接近国资委的知情人士称,国资委已经组建国资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并正式运作,但在国资改革的具体问题上,确实存在多个有争议的议题。

目前究竟该怎么发展混合所有制,不仅国资委在考虑,企业界、学界也都争议。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石军认为,发展混合所有制有几个难点,一方面是国有股权规模太大,不包含金融,国企净资产已达30万亿。如此庞大的资产搞混合所有制,市场也难以承接。

另外,很多国企还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安全,如粮油等重要物资有平抑物价的作用,因此这些国企股权的出让,该怎么放,放到什么程度,又怎么把市场力量和政府调控结合起来,能够保证政府在关键的时刻有力量地去调控。此亦为难题。

而更为关键的是,中国在国有资产流失方面有过教训,此轮国有股权出让虽有制度保障,但在操作层面有人的因素便会有博弈过程,此间博弈亦是不易。

“打破行政垄断的决心”

“权力清单是政府行为的规定动作,而负面清单则是企业的自选动作。”

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的办法,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制定非公有制企业进入特许经营领域具体办法。实施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在更多领域放开竞争性业务,为民间资本提供大显身手的舞台。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

“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国有资本相对集中的领域,尽快向民间资本推出一批实实在在的项目。”全国工商联主席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庄聪生表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必须加快推动垄断领域的改革,破除各种隐性障碍,明确民企进入垄断行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制定进入的实施细则和办法,要进一步明确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关键领域,基础性支柱产业和重要行业。

庄认为,国有资本除极少数关键领域需保持独资和绝对控股外,并从一般竞争性领域有序退出或只保留参股权,通过坚持增值控股和发展,可发行债券等方式吸收民间资本,参与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改革,发挥国有资本杠杆作用,带动民间资本发挥更大作用。

周放生则认为,“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以及“特许经营领域”都是属于行政垄断领域。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制定非公有制企业进入特许经营领域具体办法。周放生认为,这些都彰显了打破行政垄断的决心,要给与非国有资本进入该领域的机会。

此前,广东国资委2月27日抛出1000亿国企资产,希望吸引社会资本投资,广东国资委副主任周兴挺还表示,今后国有股权持股比例将不设下限,也就是说,民间投资亦可以控股国企。

央企集团层面的发展混合所有制,亦是未突破的难题。中石化先行一步,该集团董事长傅成玉透露要推进页岩气整个产业链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按照傅成玉规划,包括开发、运输、销售以及其他可能增值的领域,都要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发展。但这一目标仍未涉及中石化集团层面的改革。

周放生认为,“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只是指出了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方向,“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才明确了竞争性行业的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目标。

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确需设置的行政审批事项,要建立权力清单制度,一律向社会公开。清单之外的,一律不得实施审批。全面清理非行政审批事项。”

此前,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通过决议,“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在制定负面清单基础上,各类市场主体可依法平等进入清单之外领域。”

周放生指,所谓权力清单,是指明晰每个单位、每个职位的权责,给权力划定边界。周放生指出,此前的负面清单,规定哪些经济领域不开放,除了清单上的禁区,其他行业、领域和经济活动都许可,即是为企业行为划定活动区域,而此次的权力清单,则是对政府行为进行规范与规定,限定其权力边界。

“权力清单是政府行为的规定动作,而负面清单则是企业的自选动作。”周放生认为,权力清单的出炉,政府在审批权上的规范将有利于所有公司发展,其中对民营企业的发展尤为有利。他表示。此前民营企业发展限制过多,频频遭遇“玻璃门”的感慨,如今玻璃门将变为“纸门”,民企很可能一戳就破,据此增强民企投资信心。

相关阅读所有制  混合  领域  清单  放生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