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资讯频道 > 新闻聚焦 > 深度报道 > 正文

湖北武穴非法占地建新农村社区 官员称实属无奈

发布时间:2014-05-22 16:08:2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雷宇

  数千棵碗口粗的树木一夜之间遭砍伐殆尽,空气中夹杂着翻新的泥土和树木烧焦的味道。尽管已经过去几个月,但42岁的湖北武穴农民吴培文眼前,总能浮现出自己承包的山林里,那幕令他伤心的场景。

  “怎么能没有任何程序就这么做?”得知山林被毁是因为当地要建设新型农村社区后,吴培文更加困惑,不停地奔波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之间,希望讨个说法。

  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毁林开建的是湖北省武穴市首批新农村建设重要的试点工程,而且与山林一同被侵占的还有大量的基本农田。据了解,在武穴市的规划中,未来3年,将有110个农村社区拔地而起。

  征地建社区

  2008年,吴培文承包了武穴市余川镇毕寨村的63亩荒山,种上湿地松林。经过数年的精心培育,昔日的荒山渐渐绿色葱茏。

  意外发生在2013年年末。当时外出办事的吴培文突然接到村里的电话,被告知他的山林被砍伐,一部分林地已经被推平。他赶回毕寨村一看,好好的树林被烧得一塌糊涂,地上露出黑黢黢的木桩。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自己承包的山林要建成新型农村社区。

  当他拿着与村里签订的合同和林权确认书向村里索赔时,却一再遇阻,村里让找镇上,镇上让找社区建设指挥部,指挥部又让找村里。吴培文展示的一份林权确认书显示,湿松林的使用期为20年,从2008年到2028年。

  被占的不仅是吴培文的山林。毕寨村村民王新友说,他家种了30年的一亩地,在未被通知的情况下也被填平,换来的是4000元赔偿。王新友说,这些地一季能打上千斤粮食,维系着一家三口日常口粮。让他忧心的是,耕地被占后村里也没有一个说法。

  来自另一个村陈寨村村民朱泽民说,他家中的数亩水稻几乎在一夜之间被填,补偿款到现在还没给。“那些人连招呼都不打就占了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介绍,村里像王新友一样被占地的还有不少,所幸现在外出打工的多,很多人挣钱回来买粮食吃,矛盾暂时被掩盖了下来。

  村民反应不一

  近日,记者在毕寨村现场看到,一片占地约100多亩的大型工地正在施工。大片的土地被平整出来, 在一块水稻田里,一半是已经倾倒在此的渣土,一半是正在生长的庄稼。

  在土堆的尽头矗立着一排高大的铁架,喷绘的规划蓝图勾勒出“蒋铺中心社区”的构想:4平方公里,建设7个居民小区,安置农民3000余人,配套建设福利院、卫生室、中心学校、便民服务中心、群众健身广场、商贸中心等公共服务设施。简介还显示,该项目是余川镇陈寨、毕寨、蒋铺、荷叶塘四个行政村为了实现“城市梦”,自愿联建的新型农村社区。

  记者以购房为由,来到设在村口一间两层小楼的蒋铺中心社区建设指挥部,两名镇政府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工作。

  表明购房来意后,工作人员很是热情,一再表示这里建成的房子配套完善,风景优美。“我们是仿照天下第一村——华西村来建设的,一期的140多套别墅都已经预售出去了。”当记者表示有意购买后,对方带领记者走进施工现场,指着一片空地说,别墅长16.5米,宽12米,面积约315平方米,每栋两层半高,是框架结构的房屋。

  据了解,要想购买一套这样的房子,首先要向蒋铺中心社区建设指挥部缴纳两万元购买宅基地。后期房屋建成后,再以每平方米650元缴纳房款。当记者一再表示并非本村人时,两名工作人员保证“绝对可以办理两证”。

  村民们对中心社区的建设反应不一。有村民认为650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并不算高,当地一平方米混合结构的房屋的造价也在600元左右,而且中心社区建设宣传中说的是框架结构,造价肯定更高些,加上承诺的通水通电通网和医疗卫生、学校等配套设施,“如果实施确实是个惠民工程”。

  记者在现场看到,四个村的联合村部正在修建中,规划的两条宽6米的道路也已经通车,“现在一天能有20多趟班车从这里经过,百姓的出行条件改善了很多”,当地一村民说,新型农村社区的建设让他们看到了新希望。

  但也有村民对于建设推进中的政策表示不满,“村里干部宣传的是村里不允许新建房屋,即使是在原有宅基地上盖也不行,这不是变相逼着你到新建社区里买吗?”

  不断变化的规划

  采访中,记者找到了四村联建社区之一的陈寨村村支书陈新友。陈新友是这场试点的发起人,也一度是项目的建设者。

  据他回顾,当地建设新农村的想法,是看到了中央和市里关于城乡一体化的精神,结合村里的实际情况而形成的。

  一份报告这样描述陈寨村:地理偏远,条件落后,村民收入主要依靠外出务工,集体经济几乎为零,唯一的企业就是一家年收入不足10万元的砖瓦厂。

  让这位干过十多年村支书的中年农民心酸的一个细节是,村里的卫生所早已破败不堪,下雨天,当地老百姓在卫生所一边打针一边打伞。2012年年中,这个想干点事的“老支书”约上周围毕寨、蒋铺、荷叶塘三村书记一商量,提出合并起来组建农村社区的思路。

  “政策上容易获得支持,老百姓也能得到实惠”,陈新友如是解释设想的初衷。

  四个村支书很快形成材料报送到了武穴市市委、市政府。在武穴市政府批准建设“蒋铺中心社区”后,陈新友则开始不停向省市打报告,很快筹集到了接近200万元的建设资金。

  在几位村支书的努力下,项目的选址意向书、土地使用许可证、城乡建设许可证(俗称“两证一书”)也相继办妥。

  武穴市城乡规划局在一份关于蒋铺中心社区规划编制的批复文件中,还专门强调“严格按批准的新农村规划实施,不得擅自变更”,同时还要求“严格控制新农村建设规模”。

  随着工程的逐步推进,武穴市对蒋铺中心社区的建设也越来越重视,2013年8月,专门派出一名市领导主管该项目。一位知情的村干部说,至此,事情渐渐有了新变化。

  “原来我们设计的是占地20亩,领导来了就说太小了,推倒了原来的规划,新的方案一下把面积提高到4平方公里,并开始大面积向老百姓征地。”这位村干部说。

  随后,征地标准被确定为良田4000元/亩,熟田3000元/亩,水塘2000元/亩,荒山1000元/亩;而项目施工的招投标工作,村支书们也不再参与。

  让村干部们惶恐的事也随之而来,武穴市国土资源局下发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通知的主体都是村委会。

  陈寨村所涉及部分显示:“武穴市余川镇陈寨村未经批准,擅自占地40亩兴建蒋铺中心社区,要求其立即停止该违法行为。”

  这位村干部还了解到,曾有林业部门的负责人拿着图纸发现,大面积林地被占用后,专门给负责该工程的市领导打电话。

  “这样的做法,已经严重背离了当初的意愿!”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说,“大家都在担心,没有监督,没有经过民主程序,没有合法手续的的开发隐患重重”。

  农民的利益被侵害实属无奈?

  5月15日,记者来到武穴市国土资源局。

  该局规划执法大队长表示,他们在巡查中发现,蒋铺社区建设过程中占用了100多亩性质为“耕地”和“田地”的土地,便立即下达了停工整改通知书,“在没有得到省一级的批复之前,作为国土部门肯定不允许这样的违法建设。”

  在当地国土资源局的执法记录中,记者看到,2013年11月底,武穴市国土局前往现场调查,发现当地存在“在四村联建的新农村示范点已经占用耕地111.58亩,其中基本农田57亩,未经过国土、规划部门批准用地的任何手续”,将该行为定性为“非法占地”。

  该局分管领导在文件上批示,“迅速依法严肃查处,余川国土资源所同时书面向市政府报告”。

  而在另一份土地执法人员的询问笔录上,该项目指挥部负责人承认,“中心社区有规划、但国土没有批准”。当执法人员要求对方立即停工,在完成相关手续后方可施工时,对方拒绝签字接收。

  当地一位观察人士认为,作为土地监察部门同样面临两难:一方面,这种违规占用土地的事情肯定要查,但另一方面该工程又是市里的重点工程,要考虑到当地发展。

  余川镇镇长朱锦斌就此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蒋铺社区项目部在建设的过程中,的确占用了部分农业用地,但土地部门介入后已经停工。

  朱锦斌的另一个身份正是蒋铺中心社区项目指挥部指挥长。

  “武穴市的新农村试点在蒋铺”。朱镇长介绍,这个项目群众有呼声,值得政府大力推进。镇里十分重视,此前还专门拨出50万元用于道路硬化等基础设施建设。

  一份当地提供的蒋铺中心社区实施方案提出,“该社区组建后,将对四个村27个村民小组、39个自然垸、1165户、5459人进行统一管理,节约了行政资源。对6200亩耕地、3310亩林地和750亩水面进行统一规划,对零散的林中荒地和闲置资产进行优化整合,为农田连片整治创造了条件,改善了边缘地区的办公、教育、医疗、交通、群众居住环境。同时,为武穴市边缘村组合成新农村社区探索道路积累经验。”

  “相关的手续还在办理当中,的确有违规的地方”,但朱锦斌表示,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奈之举。

  据一位当地官员介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审批权在湖北省国土厅,而且调整手续十分复杂,村一级要经历乡镇、县、地市一直到省级的政府和相关业务管理部门的审批,组织论证、听证工作,通常办理下来都要一两年,因此“先上车,后买票”就成为一些地方政府的选择。

  而今,这也让地方政府陷入尴尬:一边是土地平整完成,收了80多家农户的定金;一边则是国土部门责令停止建设。

  对于占用耕地的质疑,朱锦斌表示,国家对于新农村建设有“占一补一”的政策,即占用了一亩耕地,可以把原来的院落旧居拆除后恢复成一亩耕地。但是,目前的状况是,新的居民点没有建成,老旧的居民点拆不掉,因此无法补充耕地。

  朱锦斌不认可“买卖地基”的说法,“两万元实际上是定金,是用来绿化、亮化工程的花费。”他同时澄清,该社区绝不会向四个村落之外的人出售,因为办不了两证。

  同时,他也表示,当地政府也并没有强迫居民购买该房屋,只是不允许村民在老宅基地外的地方新建楼房,对于有意向购买蒋铺中心社区的村民,项目部还提供了半包和全包两种方案,如果选择半包可以供应材料,由项目部招标选择的工程队施工,这样可以保证整个项目的风格统一。

  面对诸多质疑,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当地官员坦承,“一个尚在试点中的新生事物,侵犯了个别农民利益的事情是无法避免的。”

  本报武汉5月21日电

(原标题:湖北武穴:新农村社区违规建设在所难免吗)

相关阅读武穴市  社区  建设  村里  的是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