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资讯频道 > 文化 > 正文

宁波号、景升轮和民主三号轮的不同命运

发布时间:2014-09-21 10:35:37 来源: 宁波晚报     

“宁波号”、“景升轮”和“民主三号轮”的不同命运

“宁波号”、“景升轮”和“民主三号轮”的不同命运

①“民主三号轮”资料照片。

②以“民主三号轮”沉船事件为背景的故事片《雾海夜航》电影海报。

图片张柯

主讲人朱道初

毕业于杭州大学中文系,长期从事教育工作,为浙江省特级教师。喜好文史,笔耕不辍,撰写散文、随笔、论文等多篇,有个人专著七部,由浙江教育出版社等出版。

宁波濒海倚江,在轮船出现之前,渡海、过江乘船靠的是摇橹扳桨。一叶扁舟在江海上出没,“一只脚在船里,一只脚在海里”,发生沉船伤亡事件屡有所闻;而当轮船进入宁波江海之后,随着容载量的大幅增加,虽然事故数量相对减少,但一旦发生,伤亡者动辄数以百计,远胜于人力撑船时代。 

回顾上世纪发生在宁波甬江水域和镇海口外的几次船只事故,既有造成惨烈群体死亡的,也有因为得到及时救助而转危为安的,值得后人引以为鉴。只是由于受当时媒体传播渠道的限制,加上事故本身又常常存在各种盲点,以致流传不广,不被世人所周知。

严重超载

导致“宁波号”沉没

清末,宁波发生过一起火轮船沉没的事故,死亡人数高达400余人。事故发生后,鄞人(宁波人)李国磐在上海申报上发表题为《宁波小轮沉没溺人事》一文,报道这起惨痛事故经过,他痛心地说:光他的亲戚朋友就死了5人之多。鄞县秀才陈炳翰在其《洁庵吟稿》中也写过一首题为《小轮沉没》的七言歌行,详细描述此事,但诗中说有“死者数千人”似乎不实。

事故发生在航行于宁波与镇海之间的首发码头江北岸桃花渡口,火轮船名叫“宁波号”。那是在光绪三十一年(1905)农历四月二十,当天镇海即将举办一年一度的民间迎神赛会,冲着赛会去走亲访友的乘客骤增。一开始,船方还为生意兴隆而高兴,后来发现船只的甲板上已无法插足,但还有乘客争先恐后地往船上挤,船员呼叫拉扯也没用,这时船方作出一个愚蠢的决定:突然拉响汽笛,迅速将火轮驶离码头。不料,船刚进入江面就发生倾斜,然后徐徐下沉。除了少数在船刚下沉时就跃入江中而幸免于难的,多数乘客随沉船命丧江中。

当时,府台衙门官员闻讯也赶到出事现场,紧急筹划救人的办法:募选游泳好手潜入江里打捞,动员附近船只抢救,但都无功而返。最后只得改募几艘大船靠在沉轮两旁,用横木夹起船体,再由一艘大轮船用铁索捆住沉船头尾,趁着涨潮拖动靠岸,然后搁置在岸旁浅水滩涂。等到退潮以后,沉船船身半现,再叫来工匠劈开船壳扛出一具具遇难者的尸体。

从沉没到捞尸,前后足足花了两天时间。两天来,溺水者的亲属临江号啕,昼夜不息。打捞上来的尸体被安置在距桃花渡一里左右的江心寺内,有个好心的摄影师将每具遗体留了影,一共有300余具,以备家属前来认领。另外100余具尸体从船底捞上来时,已经难以辨认,就没有拍摄下来。

据统计,这次事故死难者多达400余人。“宁波号”火轮船在1904年刚刚服役,第二年就毁于灾难。这场灾难事故的发生,主要责任应在船方,他们缺乏安全意识,组织工作不到位,临阵慌乱,措施失当,最后不但导致严重超载,而且仓促起航,应负事故灾难的直接责任。

日机空袭

引发“景升轮”倾覆

据《宁波中华民国历史大事记》载:在1940年3月2日“景升轮”沉船以前,日本飞机屡屡侵犯宁波上空,频频轰炸宁波城乡,以致终日风声鹤唳。后守军奉命在招宝山至小金鸡山一线沉船封港,共沉下太平轮等大轮船7艘、小兵舰3艘、帆船8艘。

镇海港口封闭之后,轮船被限制航次,不允许增开,乘客和货物经常被堵,使他们忧心如焚;一些商家为牟利而大肆超载;作为主管部门的“宁波航政办事处”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这些因素促使了“景升轮”惨案的发生。

“景升轮”是一艘75吨级的客轮,长30余米,马力35匹,时速10海里,核定载客150人,1926年开始就行驶在宁波镇海之间的甬江之上。1940年3月2日下午,“景升轮”在新江桥堍利涉码头即将解缆开船,其时船上乘客已达400余人,乘客们大都拥挤在上舱。经查,此时船方仍在继续装货,船体已处于上重下轻的危险之中。

恰在此时,“呜———”,空袭警报声拉响了,凄厉尖锐的警报声犹如捅了马蜂窝,船上乘客顿时乱作一团,系着船缆的“景升轮”随之剧烈摇晃,更要命的是惊慌失措的船员竟发动了轮机,岸上人员手持斧头砍断了缆索,轮船随即仓皇离岸。谁知此时潮水湍急,浪涛惊起,轮船根本无法控制,离开码头一会儿工夫,船身即倾斜,并迅速下沉。不过须臾之间,乘客便遭灭顶之灾,仅有一小部分生还。

“景升轮”出事之后,船东潜逃,宁波航政办事处被责为严重失职。打捞上来的尸体被堆放一地,悲啼号哭之声不绝于耳,可谓惨绝人寰。不少尸体没有及时打捞,顺着潮水漂到清水浦一带,一个月后才浮出江面。幸亏宁波商会、宁波旅沪同乡会等组织起“景升轮惨案善后委员会”,主持打捞、埋葬无名尸体等事宜。

“景升轮”惨案的发生,与日寇对宁波长期频繁的狂轰滥炸密不可分,当时日机入侵时警报突然拉响、船上乘客惊恐失措是“景升轮”惨案的诱因。当然,船方的无序超载和措施失当是主要原因。

施救得当

“民主三号轮”化险为夷

“民主三号轮”(江泰轮)是艘3500吨级的客轮,上下五层,其中四层为客舱。1955年4月16日,它载着乘客1308人(其中有在上海开会、参观后返回宁波的解放军官兵300余人),货物3207件,由上海港驶往宁波。后来遇到6至7级风浪、8级阵风和雨水交加的雾天,船只偏离了正常航线。凌晨3时左右,轮船撞上了镇海口外海太平山甘屿(离镇海口20余海里)的海中礁石。很快,一、二舱进水两尺多,船头下沉,船舵失灵,车叶全部外露,动力丧失。6时40分轮船逐渐下沉,船身倾斜达35度左右。其时四周水深20余米,散步甲板尚露出水面,高潮时舶板甲板会露出水面。

关键时刻,搭乘该轮的解放军某部领导说服船长立即发送国际公认的紧急呼救信号SOS,同时抚慰船员们保持镇定,由军人协助维持轮船秩序,动员全部旅客登上救生艇甲板,外层则由军人团团围住,让穿上救生衣的旅客停留在圈子中间,要求他们不可惊慌乱跑,并向他们保证: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让旅客先得到安全的机会,解放军一定会留在后面再撤。乘客的情绪得到最大程度的稳定。

在整个施救过程中,除了轮船倾斜时曾出现短暂的慌乱,其余时刻都能维持较好的秩序。不久,一艘路过的帆船过来救走了大部分小孩,随后又来了一艘帆船救走了老人、部分孩子和女性。到了8时半左右,“和平10号轮”来到,但此时风力强劲无法靠近该轮,所派遣的救生艇又不能划动,无法施救。9时许,海军一艘鱼雷舰艇来到,将大约200名乘客运送到“和平10号轮”上。随后宁波海军军区后勤部队“英雄号”抵达,将船上剩下的700余人全部安全接走。此时,“民主三号轮”舱内已水深及腰,船员撤离后,该轮随后沉入海底。

根据专业评估,这起轮船触礁沉没事故,主要是由于天气条件恶劣,船长违反雾中航行规定,判断情况、处置航行方向优柔寡断,延误了在紧急情况下选择正确停泊地点的时间。

后来,上海电影制片厂以此为背景,拍摄了一部富有感染力的故事片———《雾海夜航》。

相关阅读一艘  的是  一只  走了  这起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