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资讯频道 > 国际风云 > 国际要闻 > 正文

白宫大换血 美防长被辞职凸显决策层分歧

发布时间:2014-11-26 06:15:20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姚培硕 2014年11月26日 04:49 来源:人民日     

  不久前,美军驻扎在阿富汗境内的最后一支海军陆战队部队以及英国在阿境内的作战部队正式结束任务并撤离阿富汗。图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准备乘机离开赫尔曼德省。

  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24日宣布接受国防部长哈格尔的辞呈。作为奥巴马政府内唯一共和党籍成员和五角大楼掌门人,哈格尔是美国中期选举后首位离开奥巴马政府的重要成员。外界认为,哈格尔在不少问题上与白宫意见不一,现在迫于压力提交辞呈。而且,美国政府有中期选举后调整内阁成员的传统,哈格尔的辞职只是白宫例行“大换血”的开始。

  在美国面临“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猖獗、阿富汗战事拖延、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关系紧绷、伊朗核谈判艰难等重大挑战之际,哈格尔的离去凸显了美国政府决策层在国家安全战略上的分歧,也预示着奥巴马政府在最后两年执政期内将进一步陷入左支右绌的困境。

  “解雇哈格尔可被解读为出于政治考虑的奥巴马发出对军方不满的信号”

  此间舆论普遍认为,原本准备干满四年的哈格尔是在巨大压力之下“被辞职”的。今年68岁的哈格尔曾是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曾与时为参议员的奥巴马在参院外交委员会共事。虽然党派不同,但哈格尔反对伊拉克战争等主张与奥巴马颇有契合。哈格尔于2013年1月7日被奥巴马提名为国防部长。因为哈格尔反对伊拉克战争和一些被认为“反以色列”的言论,这一提名在国会参议院引起强烈争议,使得审批过程一波三折。最终,哈格尔于2013年2月27日正式就任国防部长。

  作为五角大楼掌门人,哈格尔最初的主要使命是为美国结束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做扫尾工作,并在军费预算减少的情形下对五角大楼进行改革。然而,在不到两年时间中,由于“伊斯兰国”极端组织骤然猖獗等新形势,五角大楼在对战略形势判断、决策应对过程中与白宫嫌隙渐深,哈格尔与奥巴马渐行渐远。

  数周前,哈格尔致信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认为奥巴马在对付叙利亚总统沙巴尔的问题上未能清晰表明立场,使得白宫高官甚为恼火。哈格尔与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团队关系不睦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即将担任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的麦凯恩说,哈格尔对白宫过度插手五角大楼管理工作及白宫国家安全政策决策过程甚为不满。与此同时,白宫官员私下抱怨说,哈格尔在政府开会时常常沉默,而在公开场合又往往未能准确表达奥巴马政府相关政策立场。

  布鲁金斯学会军事问题专家欧汉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我从未认为哈格尔是担任国防部长的最佳人选,他也不应成为白宫外交政策失败的主要负责人。”他说,回顾2011年美军撤出伊拉克,2012年伊拉克政治环境再度恶化以及叙利亚战争爆发等等,都已为哈格尔辞职埋下了伏笔。

  前五角大楼官员、传统基金会外交与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员史蒂夫·布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哈格尔的共和党参议员身份让奥巴马政府方便利用他执掌国防预算削减的过渡时期,“解雇哈格尔可被解读为出于政治考虑的奥巴马发出对军方不满的信号,同时也有将美国打击‘伊斯兰国’不力的视线引到哈格尔身上的政治考虑。”

  新防长人选将遭到由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国会参议院的严格听证考验

  白宫官员透露说,奥巴马与哈格尔已就后者辞职一事讨论了数周时间。俩人在讨论中涉及到了关于今后两年美国国家安全的广泛议题,最终均认为,美国国家安全需要不同焦点的变化,五角大楼也因此需要一位新的掌门人。

  哈格尔的可能继任人选包括原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现任新美国安全中心首席执行官米歇尔·弗卢努瓦、原国防部副部长阿什顿·卡特和现任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等人。对于奥巴马提名的任何新人选,都将遭到由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国会参议院的一番严格听证考验。

  欧汉龙认为,要看白宫方面会怎样决定新人选,因为美军未来遇到的问题仍将非常棘手。布什则不认为对国防部长的人事任命会对未来的国家安全政策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因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事实上掌握了决策大权,政府其它部门可以作为的余地很小。” 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菲利普·克劳利认为,“历届美国政府都会在政治上失利后做出一些改变,但目前还不清楚哈格尔的离职能解决什么问题。”

  事实上,五角大楼的战争机器已经重新发动起来。目前,已有约3000名美军士兵相继被派往伊拉克,并以多种形式与“伊斯兰国”极端组织作战,未来不排除派出地面部队至伊拉克直接参战的可能。奥巴马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美国军队2015年在阿富汗将不承担作战任务。他说9.8万名仍然留在阿富汗的美军将只限于训练阿富汗军队和搜寻“基地”组织成员。但日前奥巴马签署命令,“确保”美军在阿富汗“发挥直接战斗作用”的期限至少延长一年。

  刚刚入主白宫时奥巴马大谈早日结束伊拉克、阿富汗战争,2012年大选时,奥巴马又将结束两场战争作为主要政绩极力宣扬。此一时,彼一时,两相比较,美国由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出到重新进入,“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威胁使其军事战略重新聚焦。

  研究阿富汗问题的巴黎大学政治学教授吉尔斯·多龙索罗对本报记者表示,塔利班的威胁仍持续,未来两年阿富汗确实可能出现安全状况恶化,奥巴马政府此时选择增加阿富汗的留守作战部队,是出于防范阿安全局势恶化的担忧。美国退休空军少将约翰·费尔菲尔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美军对在伊拉克、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所采取的空袭全然是治标不治本。美国在这一新的安全威胁面前捉襟见肘。

  奥巴马执政以来,已更换了三位五角大楼掌门人。已经辞职的前国防部长盖茨、帕内塔相继出书,透露五角大楼与白宫关系不睦。此次哈格尔离去不啻雪上加霜。政府内部离心离德,已经“变天”的国会处处作梗,任期尚有两年的奥巴马急欲留下政绩,不仅迄今乏善可陈,倒显出愈发左支右绌的窘境。温 宪 李博雅 廖政军

相关阅读巴马  格尔  阿富汗  白宫  伊拉克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