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资讯频道 > 社会万象 > 法制关注 > 正文

黑飞案或涉军密今日审理不公开

发布时间:2014-11-26 06:22:24 来源: 北京晚报     

  今天上午,国内首起“黑飞”刑责案在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因庭审可能涉及军事秘密,因此本案采取了不公开审理的方式。记者了解到,检方指控三名被告人犯有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三人的辩护律师对此罪名提出异议,均做出无罪辩护。

  “黑飞”被诉危害公共安全

  此次涉案的三名被告人分别为北京国遥星图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的飞行队长郝某以及员工乔某和李某。起诉书指控,郝某受国遥星图公司总经理牛某的指派,在明知公司不具备航空摄影测绘资质且未申请空域的情况下,于2013年12月28日指派乔某、李某、王某(另案处理)对河北中色测绘有限公司承接的河北三河公务机场项目进行航拍测绘。

  乔某、李某、王某均在明知自己不具备操纵无人机资质以及不清楚公司是否申请空域的情况下,于第二天在平谷区马坊镇石佛寺村南公路上,操纵燃油助力航模飞行机升空进行地貌拍摄,在飞行拍摄过程中被解放军空军雷达监测发现为不明飞行物,军方出动直升机将其迫降。

  起诉书称,此次非法航拍致多架次民航飞机避让、延误,造成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达18148元。

  检方认为,对郝某、乔某、李某的行为,应当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责。

  律师认为罪名不能成立

  记者了解到,三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均做了无罪辩护准备。第一被告人郝某的辩护律师张起淮告诉记者,他的辩护意见集中在被告人行为是否危害了公共安全。

  律师认为,三被告人的行为并未达到危害公共安全的程度。

  本案中检方指控的损害结果唯一统计数据来源于中国国航出具的一份《证明》,《证明》显示,国航公司经统计有11个航班因此次事件损失,成本损失合计18148元,其中1个航班多飞12.5公里,10个航班等待4分钟。但张起淮为此次庭审准备了多张图纸,要作为证据向法庭出示。这些图纸包括飞机的离场图、进场图、首都机场的空域图、无人机作业的飞行图等。他说,这些飞机最低飞行高度也在3000多米,而无人机被发现时的飞行高度只有300多米,且最大相对飞行高度也就是1000米。此外,无人机距离首都机场净空保护区域还有5.6公里,距离首都机场还有21.5公里。

  因此,辩护律师认为,综合时间和航路分析,无人机并不会危害到民航的飞行安全,国航的损失计算也没有依据。

  未申请空域谁该负责?

  此外,根据北京国遥星图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与河北中色公司所签订的《技术服务合同》的约定,应当由中色公司负责与航飞有关的所有协调工作。因此律师认为,未申请空域导致的违规飞行的法律后果应由河北中色公司来承担。 本报记者 张蕾J009

相关阅读李某  王某  不公开  航拍  他说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