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资讯频道 > 国内资讯 > 时政要闻 > 正文

【德润陇原 甘肃好人】铁女人心中有柔情

发布时间:2015-01-14 17:39:57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铁女人”心中有柔情

记定西市安定区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科科长党莉萍

  本报记者 李峰 王雨

  天气很冷,党莉萍却没有注意到,风风火火提着包准备奔出办公室。

  作为定西市安定区检察院的检察人员,她要去安定区团结镇,给那里的100多名干部讲解如何防止职务犯罪。

  这个风风火火的女人总是很忙,办的案子总是很“铁”。在至今29年的检察职业生涯中,她没有办过一起错案,甚至没有一例超期羁押的案子。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办铁案

  一次,有位村支书犯事了。

  这位60多岁的“老江湖”,几十年来在村子里大权独揽。事儿由他一人说了算,钱由他一人支。就连退耕还林的钱,也被他直接领走。表面上说是用于村子的事儿,实际是自己用了。

  党莉萍接手了这个案件。可“老江湖”不简单,坚决不承认贪污,并聘请了律师,进行无罪辩护,找了一堆“白条子”,说是公家的钱全部用于公家的正常开支。

  党莉萍说:“这位村支书家里盖楼,城里买房,钱从哪里来?”“铁女人”决定“下茬”把这个案子办了。可办案不能推论,要用证据来说话。党莉萍和同事研究了三天三夜,用事实与证据把对方提供的虚开“白条子”等“证据”一个接一个否定,然后在法庭上与对方律师辩论了整整一天,终于将“老江湖”绳之以法。

  党莉萍说,牵涉各种机关工作人员的案件虽然比较难办,但只要把确凿的证据摆出来,犯罪分子就逃不掉法网。

  “铁女人”总把案子办成铁案,但是她更在意防止案件的发生。2010年8月,党莉萍了解到安定区凤翔镇一残疾农民称自己经常被父母打骂虐待,找了许多部门没有解决问题,这个农民准备将父母打死。党莉萍马上向检察院负责人汇报情况,由检察院出面迅速与镇上的负责人联系,经过镇、村协助处理,及时化解了矛盾。

  软心肠

  “铁女人”很“铁”,但心肠很软。

  一次,一个女高中生偷窃自行车被抓住了。党莉萍调查了原因。原来,这位女孩子的家离学校远,平时骑着自行车上学,自行车却被人偷了。家长给她又买了一辆,时间不长,又被人偷了。家长虽然很生气,但仍然给女孩子再买了一辆,时间不长,又被偷了。连丢三辆自行车后,家长就让女孩子走路上学。这个女孩子一时气愤不过,就去偷别人的自行车,结果被抓住了。

  党莉萍心软了。她想,第一,这个女孩子是未成年人;第二,还在上学;第三,没有恶意,是初犯,对社会危害不大;第四,这个女孩子如果进了监狱,一辈子就毁了;第五,有关刑事法律规定了宽严相济的政策。

  于是,党莉萍在检委会上提出,让这个女孩子报效社会比放到监狱里效果更好,建议给女孩子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经过听取妇联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社会各界人士现场联合会议的讨论意见,最后检察机关决定,对女孩子作出有罪而不起诉的处理意见。

  事实证明了“铁女人”的远见。这个女孩子后来考上了大学,如今在省外一个大城市工作,走上了一条不错的人生道路。社会上少了一个罪犯,多了一个有价值的人。

  “英雄泪”

  “铁女人”身上有点儿“女英雄”的味道,至少在同事宋启伟的眼中,49岁的党莉萍是个犀利果敢的人。可“铁女人”的心里,有着深深的遗憾。

  党莉萍说:“我的孩子考高中时考了700分,高考时只考了300分,这是因为我在孩子身上花得时间太少,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除了对孩子的歉疚,还有对母亲的歉疚。

  党莉萍说:“我爸走得早。我妈2007年有轻微脑梗,2010年严重了,2011年过世。”

  她的语速放缓了,说:“我妈过世的时候,我不在跟前,那几天我在单位忙。”

  她的声音变调了,说:“我妈走的时候才66岁。其实,工作离了谁都能行,但……”这个“铁女人”顿时说不下去了,她用手背抹了抹眼眶,提起包就离开了办公室。

  在“铁女人”的办公桌上,有一张没有收起来的病情报告单,上面写着“病情影像诊断报告:党莉萍,女。颈、腰椎间盘变性并颈5-6椎间盘突出(中央型),颈6-7椎间盘突出,腰2-3、3-4、4-5、腰5-骶1椎间盘膨出。”同事宋启伟悄悄解释说,党莉萍的病情比很多住院的病人还要严重。他叹口气:“别看党科长和单位的人都合得来,又像‘工作狂’一样,犀利果敢,开朗大方,其实心里也不容易啊。”


  

相关阅读偷了  住了  一辆  被抓  由他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