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频道 > 风云人物 > 正文

华尔街鬼才伯纳德·巴鲁克

发布时间:2014-09-15 21:21:33 来源: 国际金融报     

  约翰·肯尼迪总统在白宫接见伯纳德·巴鲁克。

  丘吉尔(左)和巴鲁克(右)

  美国女诗人多萝西·帕克曾说,有两样东西困惑着她:拉链的原理和伯纳德·巴鲁克的确切作用。对于后者,帕克小姐是指巴鲁克在其成人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没有一份有薪水的日常工作。

  他既钟情于股市又热衷于政治,被人们冠以“总统顾问”、独狼、投机大师、“公园长椅政治家”等美名。然而人们更愿意称他为“在股市大崩溃前抛出的人”,他就是华尔街大冒险家——德国犹太后裔伯纳德·巴鲁克 。

  赤手打天下

  “巴鲁克”一词在希伯来语里正是“赐福”的意思。1870年生于南卡罗莱纳州,他的父亲是位出色的医生,母亲以教授钢琴和声乐为业,他在4个兄弟中排行老二。巴鲁克是白手起家的成功典范,早先他在纽约的一家小经纪行中干些打杂的活儿,周薪3美元。通过不断努力,被迅速提升为公司的合伙人后,他倾其所有,购得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个席位,不出30岁便成了百万富翁。此后的几年里巴鲁克几度濒临破产却东山再起,可是到了1910年,就已经和摩根等一起成为华尔街屈指可数的大亨。

  1891年开始,巴鲁克当起了纽约大银行家豪斯曼的办事员,相当于办公室的勤杂工,平时只做一些接电话、整理交易记录和买三明治的工作。然而,正是这种身份激发了他赚钱的动力。从此,巴鲁克把闲暇时间用在了学习上,他参加了速记班和商业法夜校,熟记各铁路和工业公司的经营情况和业务范围,通读了《商业金融史》和《谋生手册》。他还学着画了一幅精致的全国地图,添上了各条铁路干线及其运输的主要商品名称,这样无需再花费大量研究时间就能迅速掌握每条新闻的重要金融价值。

  1895年初,风险投资大王詹姆斯·基恩授命巴鲁克联合汽油公司及其新的证券。这样,昔日的跑腿小伙升级为一名初级金融分析员。同时,巴鲁克还偷偷地做着另外一份兼职:海上保险辛迪加的一个人向他提供了1500美元,“任务”是提高公司信用度。

  由于巴鲁克总是做小笔股票买卖,因此他在股市上发展很慢。1893年的金融大恐慌给每一名证券经纪人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要想寻找足够的有偿债能力的客户变得很困难。起步不久的巴鲁克更是什么样的客户都找不到,一来他没有名气,二来他所效劳的公司无关紧要,三来他做的证券总是赔本。为了招徕客户,他先写好股市行情分析报告,然后挨家挨户地去敲公司办公室的门。

  有一次,他去拜访有名的干货商詹姆斯·泰尔科特,却被秘书拦在了门外,于是巴鲁克就耐心地等在外面的大街上,直到目标再次出现在眼前。他紧追了几步,简单作了自我介绍后说,铁路公司的纷纷倒闭是一个大好机会,此时兼并必将赶上股票升值通道。由于事先对形势做过了仔细研究,他的话打动了泰尔科特,便授命巴鲁克购买俄勒冈&大陆运输公司6%的债券,当时每股约78美分。形势的确如巴鲁克分析的那样,铁路股升值了,巴鲁克在该股涨到1.25美元的时候抛了出去,从此,泰尔科特成了巴鲁克的固定客户。

  速成百万富翁

  6000美元的年薪是巴鲁克进入华尔街第一天时比较满意的收入。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巴鲁克的视野逐渐开阔,他开始觉得拥有100万美元的年薪也不过如此。根据现有资料,从1897年至1900年大约3年时间里,巴鲁克的个人资产上升到了100万美元,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积累这些财富,这算是一个奇迹。但外界更推崇的是,巴鲁克获得这些财富时采用的是不拘一格的投资手段。

  奇迹发生在1897年。那年春天巴鲁克对美国炼糖公司的股票发生了兴趣,财运的好坏就取决于关税的高低。只要外国低价糖被关税挡在外面,美国炼糖公司的股价就会看涨;但如果挡不住外国糖的话,该股票的价格就会随着公司的利润下降而下跌。

  当时,参议院正在讨论一项降低外国糖进口税提案,同时众议院也正在进行类似的立法程序。参议院的一举一动时刻牵动着股市的涨跌。巴鲁克坚信参议院通不过这项提案,理由是西方的甜菜种植主们和华尔街一样希望通过关税保护来获得更大的利润。他用300美元为自己的明智推断下注。如果定金是10%的话,他可以操作3000美元股票。那年四五月间,该股价每股约115美元,但到了7月底就涨到了139美元。随着股价的上涨,巴鲁克又用自己以前做定金交易赚取的现金吃进该股,他不断地买,把自己的赌本和赢金再做赌注全部买进。等到股价涨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他又开始时刻提醒自己,一旦有突然下跌的迹象就马上下指令抛出。

  但这种被不断警惕着的“停止损失”的指令始终没有发出,巴鲁克获得了巨大利润。当最后参议院否决了这项提案时,股价持续向上攀升。8月31日那天,一则有关财政部将禁止进口荷兰糖的消息带动股市创下了日涨幅最高纪录,美股飞涨8美元,达到156.25美元。就在这时,巴鲁克抛出。他当初投入的区区300美元,最终却足足赚了6万美元。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巴鲁克忙着不断买进时,华盛顿人正在忙着卖出,华尔街一片悲观情绪。

  1898年的美国,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还算不错。在春季时,战争阴云日渐浓密,股市有所降温。但是到了夏季,前线传来了打胜仗的消息后,股票价格一路回升。此时,27岁的巴鲁克已经是一名较有知名度的股票经纪人,俗称投资代理人。他的老板阿瑟·豪斯曼与《纽约时报》财经版的编辑亨利·阿罗威一直保持着密切的私人关系,这一点无疑推动了巴鲁克的事业发展。在华盛顿正式宣布美国海军于7月3日这一天在圣地亚哥取得美西战争的决定性胜利前,阿罗威把消息透露给了豪斯曼,豪斯曼又与巴鲁克商议后认为,战争结束后,美国的金融市场随之会出现快速反弹,甚至可能出现强劲势头。第二天7月4日纽约证券交易所按照惯例停业一天,但是伦敦证券交易所在正常营业。此时如果在伦敦低价购进股票,然后在纽约高价抛出,中间的差额利润将是可观的。最终,他们成功了,虽然他们并非是国庆节这天从伦敦购进大量股票的惟一一家公司,但是毕竟这一举动显示了该公司极强的预见性和有勇有谋的一面。

  自1897年以300美元做风险投资起家,到32岁巴鲁克便积累了320万美元的财富。即便在经历了1929年至1933年的经济大萧条后,他仍能积累起几千万美元的财富。据估计,巴鲁克1929年财产最高值可能在220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之间。1931年的财产清单显示巴鲁克那时的总资产是1600万美元,其中现金870万美元,股票369万美元,债券306万美元,借贷55万元。巴鲁克留下来的物业价值超过了1400万美元,他一生对各项事业的捐款将近2000万美元。

  六大投资素养

  巴鲁克奉行一个真理,就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掌握所有行业的投资要领,所以最佳的投资途径就是找到自己最了解和最熟悉的行业,然后把所有的经历都投入进去。对巴鲁克而言,他坦承自己一直没能掌握农产品的投资诀窍。在这一领域,他一直没有信心,只要他对某种农产品进行投资,该种产品就会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作为百万富翁,巴鲁克最大的爱好就是环游世界,他的声望和地位使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每年巴鲁克都要在美国东西南北走个来回,以便对各地的地理环境有一个细致的了解,这对商业投资非常有利。夏天他一般到欧洲度假;冬天来临时则会有一大部分时间住在南卡罗莱纳州的一个水上庄园,巴鲁克一直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因为在这里,巴鲁克能真切地感到自己与来自南方的父母有着某种密切联系。

  巴鲁克的投资方法灵活多变,他提倡坚决止损。他认为,投资者如果有止损的意识,即使每十次只做对三四次的话,也会成为富翁。他叮嘱投资者要有两手准备,以便随时转身离场。巴鲁克还指出,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掌握所有行业的投资要领。所以,最佳的投资途径就是找到自己最了解和最熟悉的行业,然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进去,要谨慎对待“内部消息”。

  巴鲁克还提醒投资者应该注意投资对象的三个方面:第一,它要拥有真实的资产;第二,它最好有经营的特许优势,这样可以减低竞争,其产品或服务的出路比较有保证;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投资对象的管理能力。他告诫道:宁肯投资一家没什么资金但管理良好的公司,也别去碰一家资金充裕但管理糟糕的公司的股票。

  在巴鲁克心中,投资和投机必须具备六大基本素养:一、自立,必须独立思考;二、判断,千万不要让自己希望发生的事情影响自己的判断;三、勇气,不要过高估计当一切都对你不利时,你可能具有的勇气;四、敏捷,善于发现一切可能改变形势的因素,以及可能影响舆论的因素;五、谨慎,当股市对你有利时,就更要谦虚。当自己认为价格已经达到最低点便着手买进,这不是谨慎的行为;最好再等等看,晚些买也不迟。执意等到价格升至最高点再卖出;六、灵活,将所有客观事实和自己的主观看法综合起来考虑、再考虑。

  谨慎对待“内部消息”

  对于自己拥有的巨额财富,巴鲁克的做法是通过政治捐款或其他方式将其中一部分提供给社会,他不希望在公众心目中自己是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在他心中,他觉得自己首先是一个美国人,其次是一个美国南方人,然后是一个民主党人,最后才是一个有钱人。但令他不安的是,他拥有亿万资产这一点却成了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事情,谁都以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签发支票。

  事实上,巴鲁克也正是以一位富豪的身份进入美国政界的。1912年,他为威尔逊总统竞选提供了1.25万美元的经费,1914年,当威尔逊政府决定筹款1.35亿美元用于救助美国棉农时,巴鲁克提供了350万美元。巴鲁克最热衷从事的一项公共事业还有积极致力于提高美国在军事和工业领域的战备状况。后来威尔逊总统接见巴鲁克时,他向总统阐述了“商人使命”,即如何团结美国工商业界知名人士,共同为战争做准备。此后,他就被看成了政府圈内人士。

  1916年,他被威尔逊总统任命为国家防护理事会顾问委员。作为战备动员的先锋,巴鲁克的身份是“纽约银行家”。对于这一婉转称呼,巴鲁克很不安,他不知道一旦自己进行股票投机交易的背景被揭露后,公众会作出何种反应。不出所料,随后巴鲁克遭到了谣言和匿名诽谤信的攻击,被批在国会调查委员会面前替自己进行辩护。就在等待国会质询和作证的过程中,心急如焚的巴鲁克竟然瘦了12磅。导致巴鲁克这次声誉危机的原因,是曾经在1915年让巴鲁克大吃一惊的牛市到了1916年底却出乎意料地突然大跌,让股票交易者一个个损失惨重。

  一位名为劳森的作家和股票交易人公开指责说,肯定是有人事先故意走露了风声,这才让那些股票投机者在股票下跌之前大量卖空,从而发了一笔横财。劳森的指控引发公众共鸣,他的话还被多家报纸刊用,“那些与美国政府有着密切联系的人40多年来一直在华尔街享受着种种优待,他们骄奢放纵,赚尽了不义之财。”这一矛头显然对准了巴鲁克,大家认为是他把一些消息传给了华尔街的交易人,他是引发暴跌的头号嫌疑人。就在威尔逊总统拟定的指令得以正式公布的30分钟前,当钢铁业股票仍处于上升势头时,巴鲁克本人抛售了1.5万股贝斯勒赫姆钢铁公司的普通股。

  但经过一年多国会的漫长质询和听证过程,巴鲁克终于以胜利者的姿态走下了证人席。在此之前,他下定决心做到如下两点:第一,洗清自己的名声;第二,再也不与政客们打交道或者涉足政治事务。但是由于第一点上表现得非常出色,所以最终放弃了第二个决定。1917年2月1日,巴鲁克早晨一觉醒来,读到了《纽约时报》上一篇有关他“罪名昭雪”的社论性文章,大标题非常醒目:“他根本无需内部消息!”

  摆脱嫌疑后,巴鲁克转让了他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席位,卖掉了大多数普通股,将剩余股票的分红捐给红十字会。当时,巴鲁克的财富已达到1000万美元,他将其中的3/4投资到了自由债券。安排完这一切,巴鲁克把妻子和孩子全留在家里,自己只身一人前往华盛顿,住进了谢尔海姆酒店。他的第一个职务是国防理事会顾问委员会下属的原材料与矿物委员会主席。

  不变的爱国情怀

  他一生性格多变,但是爱国的热情从未减退,即便被人误会,在关乎国家利益的问题面前,他仍喜欢慷慨解囊,无论在股市还是仕途,他的一生总带有传奇色彩。

  曾六次担任美国总统顾问的华尔街传奇人物伯纳德·巴鲁克属于那种具有雄才大略的人。巴鲁克在1916年被威尔逊总统任命为国家防护理事会顾问委员。 二战时期巴鲁克又成了罗斯福智囊团的重要成员,他提出的一系列经济建议均被罗斯福政府所采纳,成为促进美国经济恢复的重要政策。 战后巴鲁克受杜鲁门总统之命参与联合国原子能理事会,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然而在他后来步入政坛后,却处处谨小慎微。对于自己担任的职务,他坚持原则,积极参与活动,与众人意见不一致时就无条件服从。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甚至把自己比作一只胆小怕事的“缩头乌龟”。

  他的财富是在低税收和有限政府控制下的华尔街股票市场上获得的,但后来他却帮助建立了一种高税收和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制度。1917年早些时候,美国金融市场一段时间内猛烈下降,倒不是因为他到华盛顿时,美国的国债不到30亿美元,个人所得税微不足道,国家计划经济还是个令人陌生的字眼。但当1919年巴鲁克完成使命离开华盛顿时,美国的国债已达到250亿美元,最高税率翻了10倍以上,达到了73%,联邦政府牢牢地控制着国家经济。

  除了有一个在危机来时贡献力量的迫切愿望,巴鲁克还有一颗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就当了一名不拿工资的专职公务人员。

  巴鲁克对待战争问题同他对待政治和经济问题一样,采取折衷主义。罗斯福总统曾说,巴鲁克就是一个“备战狂人”,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巴鲁克时刻惦记着扩军备战。有一次陆军部助理部长路易斯·约翰逊无意中提到,因缺少300万美元的经费,陆军部无法购置一种急需的火药生产设备。巴鲁克听说后表示他个人愿意出这笔钱,但最终被约翰逊拒绝了。然而1941年,马歇尔将军接受了巴鲁克赠送的德国蔡司光学仪器公司生产的一架望远镜。早在1935年,他就声讨希特勒是“世界安全的最大威胁”,所以巴鲁克可以想象到,一旦希特勒在战争中获胜,自己的结局会如何,因为他的名字确定无疑地已经上了纳粹的黑名单,名单上全是希特勒最想抓住的人。

  与巴鲁克曾经共事过的美国总统,包括威尔逊总统、柯立芝总统、罗斯福总统以及杜鲁门总统。他的仕途也终止于与杜鲁门总统的一段恩怨。1946年3月1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与国务卿进行了一番长时间的协商后,作出了一项高级任命。关于这项任命,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几句备忘录:“让巴鲁克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原子能委员会代表。这个人认为自己应该整理整个地球,甚至还能管理月球和土星,现在就让我们见识一下这个老人的本领吧。”

  在杜鲁门总统任命时,巴鲁克已经是76岁高龄的老人了,他还没有从战争的身心疲惫中缓过劲来,健康问题也越来越多。但是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一职位,并提出“确保原子能只被用于和平目的而不该被用于战争”的理念。他的这一理念引发了国际舆论界的强烈反响,后来,巴鲁克一直没能打破与苏联人之间的僵局,还受到了国外的言论攻击。当时的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称,巴鲁克本人就是美帝国主义的实际领导者。

  最终,因国际原子能谈判失败,1947年1月4日,巴鲁克辞去了美国驻联合国原子能委员会代表职务,一周后又宣布退出政界。同年7月,一尊巴鲁克的半身塑像被赠送给美国国防学院并安放在那里。富有讽刺意味的是,正当巴鲁克在公众心目中的威望如日中天时,有人建议杜鲁门就一个对外政策方面的问题征询一下巴鲁克的意见。没想到竟然惹恼了总统,杜鲁门乘机大声道出了对巴鲁克在自己心底的地位,他说:“我才不会去找8个巴鲁克,我也不想再让那个老家伙浪费我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的时间了。”此后,两者关系不冷不热,1948年时,有人建议杜鲁门让巴鲁克到民主党财政委员会工作,但巴鲁克拒绝担任。随后,巴鲁克又向杜鲁门推荐自己的弟弟出任驻荷兰大使,但杜鲁门对巴鲁克家族的人似乎都没好感,他的评价是:“他是个阿于奉承之徒,有当法国大使的野心,同他哥哥一样是个阴谋家。”

  1965年,巴鲁克在距离95岁还有59天时去世,他一直认为,只要苏联的威胁依然存在,美国就始终处于战争状态,处理一切国家事务时必须考虑到这一状态。

相关阅读鲁克  杜鲁门  自己的  美国  华尔街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