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城视网山东 > 山东新闻 > 正文

大运河山东段保畅打持久战 断航后果难以想象

发布时间:2014-10-18 05:53:26 来源: 大众日报     

◆10月底前无有效水源补给,可能断航◆若断航,与水运有关的行业将大受影响

“看样子又得忙活个通宵了。”近日,看着从刘楼河缓缓而来的拖船队,济宁市高楼水路运输安全管理检查站站长纪华伟对记者说。

在京杭运河山东段排堵保畅的两个多月里,“忙通宵”已成为高楼检查站所有人员的常态,4个站长3个冲在一线,只能安排1人轮休。“没办法,现在京杭运河的畅通全指望这条仅为六级通航标准的刘楼河了。”

六级航道,连起苏鲁航运动脉

纪华伟口中的刘楼河原本是京杭运河山东段东西航线之间的一条连接航道,全长7.4公里,由于标准低,以往通行的船只并不多。“以前,一天也就20多条船,现在了不得了,昨天上来了30多个船队,今天晚上我们就要把140多艘单机放下去,可能的话还要多放几个船队。”纪华伟说。

京杭运河山东段分东西两线,东线航道为全线三级,经韩庄、万年、台儿庄船闸进入江苏境内,由于航道标准高,通过能力大,大部分重装下水船只都走东线。而西线由于微山一线船闸处于维修状态,湖西航道的上水船只都是经过刘楼河进入东线航道,再通过微山复线船闸到达济宁。然而6月来的连续干旱造成韩庄船闸与万年闸船闸之间的水位差达到近5米,远远超过正常船闸之间2米的水位差,加之南四湖下级湖水位始终达不到开闸放水的要求,目前韩庄船闸至万年闸段处于暂时封航状态,大量下水船只得掉头从刘楼河向西进入西线航道。刘楼河则成为连接京杭运河山东与江苏段的必由之路,来往船只大量聚集于此,堵航情况时有发生。

在刘楼河河口,记者看到南面的航道里密密麻麻地停满了等待下行的单机货船,“目前这里停着近140艘单机,基本都是重载船,甚至超载的。我们已经要求他们卸载,达到2.9米吃水才能放行。”纪华伟说。滞留的船只将原本宽阔的航道占据了近一半,来往的船只只能减速通过。

开挖,疏浚航道最有效办法

进入刘楼河,水面变得狭窄,上水的重载船队为防止搁浅托底沿着河中心缓慢前行。“刘楼河航道等级低,且目前上下水的都是重载船,所以我们实行单向通行。”纪华伟指着船队说,“江苏放一天上水船只,等航道清空后,我们再放一天下水船只,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在刘楼河发生堵挡事件。”

由于两岸都有村庄,刘楼河上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缆渡和各种生产桥,加上从爱湖码头往来高楼乡的渡船、岛上渔民的渔船,也使刘楼河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没有办法,我们的执法人员只能每天开船来回巡逻。由于最近一段时间船只通行量大,对河两岸的群众出行也造成了一定影响。”纪华伟说,“刘楼河航道目前还有几个浅点,容易发生托底或搁浅,下一步打算找工程技术部门对河底进行勘测,对几个浅点进行开挖。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这是疏浚航道保畅通最有效的办法了。”

此外,高楼检查站还与微山二线船闸、微山航管处三方联动,各自控制一部分滞留船只,调集20余艘海巡艇、搜救拖轮和近百名执法人员24小时值班,巡航排除安全隐患,及时发现处置堵航事件。

10月底前没有水源补充,或断航

“现在已经是9月底了,目前水位还是只降不升。如果在10月底前在没有有效降水补充,通航会更加困难,只能等到来年的汛期了。”纪华伟说。

盼水的不止纪华伟,还有船民。赵有银的船队在刘楼河等待下水已经三天,这次他从江苏回来到去济宁装货等了近2个月。原先一个月来回一趟,今年也就走五六趟,而且还不能满载,“水少大家都知道。但能不能从江苏翻水上来,保证通航呢?”

“从江苏翻水当然可以,但却要花钱买,而且买的还是山东放下去的水。”一位航运业人士指出,由于京杭运河山东段地势北高南低,除了每年为了防洪需要,南四湖借京杭运河泄洪放掉一部分水外,船只过闸放掉的水也都流到了江苏。

据了解,今年8月,国家防总曾利用西线航道中运河、不牢河输水8000万方至南四湖下级湖,但也仅能满足下级湖生态用水,对京杭运河山东段堵航现状总体没有缓解。而前期连续降雨仅使水位线涨了不到2厘米。9月24日记者采访时,微山二线船闸上游水位32.97米,低于最低通航水位0.03米;下游水位31.4米,低于最低通航水位0.1米。韩庄二线船闸上游水位31.39米,低于最低通航水位0.11米;下游水位29.26米,低于最低通航水位0.34米。

纪华伟最担心的是有效水源补给,如果一直不下雨,秋收后种麦子时农业灌溉用水将使得南四湖水位急剧下降,进入枯水期后,水运形势将更加严峻,不排除发生断航的情况。

一旦断航,后果难以想象

“一旦京杭运河山东段断航,对济宁、枣庄甚至周边地区造成的影响难以想象。”业内人士指出,目前仅济宁市直接从事内河航运的从业人员就高达8万人,从事与航运有关行业的人员高达20万,如果发生断航,不仅这些人员,与航运也有关的港口、煤炭、造船、建材等等业都会受到影响。

据了解,今年7月份时,由于京杭运河山东段船只滞留严重,济宁市黄沙价格一度达到70多元一吨,超过正常价格的一倍。

而断航后,济宁地区年5000万吨吞吐量的货物只能通过陆路进行运输,以每辆货车装载50吨进行计算,就需要100万车次,高昂的运输成本、给公路铁路带来的巨大交通压力以及由此产生的污染都是难以想象的。

相关阅读都是  几个  万年  据了解  用水  
热门推荐

热点关注

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09-2014 城视网
豫ICP备130193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