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城视网 > 体育频道 > 综合体育 > 网球 > 正文

知情人曝李娜仍从湖北领工资 报销德国疗伤医药费

发布时间:2014-03-20 12:06:13 来源: 《网球》杂志 作者:熊凌洁     

《网球》杂志 文/熊凌洁 编辑/汪涛

继2011年之后,李娜再次用一座大满贯冠军给中国体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在墨尔本公园的登顶让李娜彻底确立了在21世纪以来中国体育中的地位,她与姚明、刘翔并肩成为本世纪中国体育的“新名片”,他们赢得在各自领域丰厚荣誉的同时,也筑起了中国体育最为宏大的一座里程碑。但与另外两位偶像级人物相比,李娜的成功所引发的的争议和讨论从未间断,而在李娜加冕澳网之后,关于她在高度职业化的网球运动取得的一系列成就和中国体育的传统体制之间的关系,又一次迅速蔓延成为媒体和球迷口中笔下的聚焦点。

李娜获得巨大的成功,是否是因为脱离国家体制的缘故?人们不断享受着李娜在大满贯赛场上连战连捷的喜悦,也乐意作出这样的坚持:李娜的胜利绝对是“私人”的胜利,是“体制外”的胜利,也绝对是“完全属于李娜自己”的胜利。李娜成功之后,出现了多种解读李娜的版本,依据李娜在单飞之后取得的成就来批判举国体制弊端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单飞之后,娜姐四年来两次在大满贯登顶,这很容易让人得出结论,单飞绝对比在体制内要好。

自2002年姚明成为NBA状元秀远赴美国打球以来,举国体制就一直面临着压力,而这一体制的优势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达到了一个顶峰——中国以51块金牌在本土举办的奥运会金牌榜上位居榜首,随后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中国人对金牌的审美疲劳,让举国体制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而中国在三大球项目上的集体疲软,以及惟金牌论的种种做法使得举国体制被诟病颇多。

“在中国,网球的发展历史还比较短暂,而在很多其他国家,很多年轻女选手已经冒了出来,而且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对于中国而言,大批量出现高水平队员目前看来还不现实,但却绝对有希望。”在荣登Top2之后,李娜如是描述网球在中国的发展前景。

中国网球的未来也许会有希望,但如果把希望寄托在单飞上可能就没那么美好了。去年全运会网球决赛期间,记者曾就湖北现役选手的“消费”情况采访过当时的湖北省网球管理中心主任李理仁,他以湖北男队主力马亚楠为例给记者算了笔帐:像小马这样的高水平选手,每年国家队会安排他参加大约20场国际巡回赛,以每站比赛耗时一周计算,机票、食宿、穿拍、洗衣、营养品等各项费用加起来大约需要3万元人民币,这样全年差不多60万元;再算上为他服务的教练、医生、行政后勤人员的工资,一年下来没有150万元根本打不住,这还只算了直接投入的费用,如果算上其他诸如场地,行政等成本那就更高了。“如果没有国家来负担这一切,完全凭自己单飞的话,普通家庭根本无法承受。”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年湖北队对李娜的投入。

李理仁告诉记者,省网管中心每年的训练费用将近500万元,全部都用于在编的30余名运动员的训练比赛上,这还不包含运动员们的工资及平时的训练与食宿。

而在进入省队之前,网球小选手则主要依靠业余训练学习基本技术和提高运动水平——这段时间主要以家庭投入为主。李娜1991-94年间在省业余体校训练时,重点班学员每个月的食宿与训练费只象征性地收费50元,其他主要由国家补贴;进入省队后,李娜们就成为“正式工”可以领取工资和补助了,也就是说,当年李娜在青少年期间,个人与家庭不但没有投入什么费用,反而还可以有工资收入,这对于其他国家的运动员来讲基本上是无法想象的。

李娜在15岁时夺得自己的第一个青少年比赛的全国冠军,并因此作为优秀网球后备人才,与其他几位队员一同获邀前往美国参加为期10个月的训练营。如若放到现在,训练的费用基本上都得运动员自己掏腰包,但在当时,国家为此全额买单。

据国家网管中心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在当时物价水平远低于现在的情况下,每年国内外集训、参赛等的费用都高达30万元,基本上都是由湖北队与国家队一同支付。在她成绩日益提高、保障更多的情况下更是逐年递增,可以说,在她单飞之前,国家为培养她所投入的直接费用远不止1000万元之巨。“正是在国家此前巨大投入的基础上,李娜通过努力达到较高的水平,才具备了单飞的条件。”这位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如今李娜自己请教练、请体能师,每年巡回世界参加比赛的费用高达700万元人民币。而在2009年单飞之前,她出国比赛是用不着自己掏腰包的,为其服务的教练、体能师、随队医生的工资也都有国家发放,虽然这些费用远低于目前的团队的费用,但对于中国普通的家庭来说这仍然是一笔巨款;而在取得成绩有了赛事奖金之后,李娜同样会获得相应的工资、奖金与各种荣誉,就如同我们身边的每一位工薪一族。

李娜曾在自传中写道,当年为给父亲治病,母亲债务缠身,她当时赢球的动力就是挣得微薄的奖金用来打发债主。并且很快通过自己的努力,替母亲还清了债务。这意味着当时的李娜不仅没有金钱上的投入,反而通过打球还获得了不错的收入。“过去我们的运动队都被称为专业队,其实也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职业,相对于现在所谓的职业赛事,只是缺少商业元素在里面。”一位省体育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的意思是在专业队里仍然有很强的激励制度。

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即使在“单飞”之后,李娜也并未真正脱离湖北队,而是一直在领取工资补贴,还报销了前往德国治疗膝盖伤等费用,而湖北队则将她列为主力选手报名参加前两届全运会。只不过,在济南李娜只是一轮游就因伤退赛,去年在大连则缺席。所以从上述情况来看,说李娜单飞并不准确。

事实上,体育从来就不是单独的体育,特别是在中国,在讨论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的时候,有很多切入点,体育的,政治的,经济的,教育的,每一种切入点都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单就李娜个人的运动成绩而言,恐怕还不能轻易得出单飞优于举国体制的结论,相反,李娜正是站在了这个巨型的体制上才得以振翅高飞。因为李娜是处于体制改革与体制过度时期的人物,无论她在单飞后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李娜都将与举国体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相关阅读体制  万元  举国  费用  中国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